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俩人打架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雨潇不满的摇了摇头,避开燕南晨作怪的手,嘟着嘴瞪着他。

    他失笑:“进去吧!”

    这丫头也敢伸出爪子挠挠他了,倒是进步不少。

    两人进了皇子府,全管家便迎了出来:“燕公子来了。”

    燕南晨温润的点了点头:“七皇子与皇子妃可在府中?”

    全管家道:“在,在风笙院。”

    “你去忙,我自己过去便好。”

    全管家应是,忙去了。

    雨潇是第一次来七皇子府,跟在燕南晨身后,四处打量,到了风笙院,瞧见里面的布置格局竟与燕府燕南晚院子的相差无几,连小花园的都有。心中想着七皇子对小姐可真好,偷偷看了眼燕南晨,笑了起来。

    燕南晚与薛延正准备用午膳,午膳才端上桌,筷子都还未动,便看见燕南晨带着雨潇进了风笙院。

    “哥哥来了!”燕南晚高兴着。

    燕南晨笑着走进来:“来你这儿用午膳。”

    薛延吩咐一旁的丫鬟:“再添一副碗筷。”

    “是添两副。”燕南晚笑眯眯的看着后头跟着的雨潇,“雨潇,过来我瞧瞧,有没有被哥哥喂胖?”

    “七皇子,皇子妃。”雨潇不好意思的往前走了两步,微微行了礼。

    燕南晚笑着道:“不必多礼,反正迟早是……”

    燕南晨斜了她一眼,她笑着把话收回来了,看着两人的眼神越发意味深长起来了。

    雨潇被燕南晚看的有点莫名其妙,摸了摸脸:“皇子妃,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干净得很。”燕南晨开口,摔先走到桌子边坐下,指着他身侧的位置,“过来坐下。”

    雨潇站在原地没动,看了看薛延,又看了看燕南晨。

    “哥哥让你坐你就坐。”燕南晚开口,“你若是不坐,哥哥会向爹娘告状说完招待不周。”雨潇听着这话,走到燕南晨身边坐了下来。

    “不许逗她!”燕南晨护短。

    燕南晚“嘁”了一声,转身扑进薛延怀里,“哥哥不疼,要你抱。”

    薛延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好,抱着。”他凑到耳边,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我更想把你抱到床上,在你身上为所yù为。”

    燕南晚眨了眨眼,笑得人畜无害,在燕南晨与雨潇瞧不见的地方,大胆的讲手伸进他的衣裳里,摸上他的xiōng膛,撩完了就立马从他怀里跑了。

    薛延吃瘪,无奈,只能宠着,反正在床上迟早都要还回来。

    “哥哥怎么这个时候来了?”燕南晚坐下。

    丫鬟很快拿了两副碗筷上来,放在燕南晨与雨潇面前。

    燕南晨看了眼燕南晚,眼神中都是不满:“你都嫁走了,还要奴役我的人。我今儿带着雨潇来就是为了替她要点报酬。”

    薛延理了理衣袍,走到燕南晚身边坐下,拿起筷子夹了她爱吃的菜放进她碗里。

    燕南晚低头用膳:“哥,我觉得最大的报酬就是你将……”

    燕南晨夹了一个大鸡腿塞进她嘴里:“吃饭的时候有些话就不能说。”

    燕南晚抬起一只手拿下嘴里的鸡腿,撇了撇嘴:“你肯定自己都想好了要什么报酬,不妨直说。”

    “你下午带着她去街市上转转,买一些……”燕南晨话语转了一下,“算了,就不指望你了,你让暮书陪她去街市上转转。”

    燕南晚与燕南晨自小一起长大,随便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燕南晚听着燕南晨的话,就知道他的意思:“好,我知道了。”

    提前暮书,雨潇才发现她来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发现暮书与丰索,好奇问着:“皇子妃,暮书与丰索怎么不在?”

    “这俩人打架去了。”

    提起这两人燕南晚脑壳就有点疼,丰索越来越惯着暮书,暮书越来越喜欢缠着丰索练功,两人整日都瞧不见人。

    燕南晨闻言,眸光微微瞥了一眼薛延,又看了眼燕南晚,想着他这妹妹碰上七皇子后,真是越来越笨了。

    这明显就是七皇子想单独与她待在一起,特意将身边的人都

    支走了。

    用过了午膳,燕南晚便让暮书带着雨潇去街市上转转,还特意悄声嘱咐着,多给雨潇买些东西。

    燕南晨说有事要与薛延商量,两人去了书法。

    燕南晚一个人躺在风笙院里想睡个午觉,奈何今儿睡得太多,睡不着了。想去找凤兰,又怕打扰了他与归音。

    归音铁了心一般,整日缠着凤兰,不管凤兰给她多难看的脸色她都受着,甚至还笑意盈盈的抛媚眼回去。

    忽然感觉薛延不在身边了,好像周围就没人了,让她出现一种错觉她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薛延这一个人。

    不行,这种状态不对!

    她站起身,进屋,换上了一身男装,又找了一般薛延平日里爱拿的折扇,悠闲的出了皇子府。

    书房里,燕南晨与薛延相对而座,薛延开口:“哥,想与我说太子皇兄被父皇软禁在东宫的事儿?”

    燕南晨点头:“依皇上的心思断然是不会如此轻易的便将太子软禁在东宫的,所以皇上是相信太子的。”

    薛延抬眸看他,未料到他竟然对父皇如此了解:“接下来我们就把五皇兄推出去,彻底断了五皇兄的后路。”

    燕南晨蹙眉:“起初我也是这般想法,但我觉得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在皇上心中埋下对太子怀疑的种子。”

    “什么意思?”

    “先弄垮五皇子,下一步便是太子了。皇上心思深沉,想的深自然便会想的多,所以我们可以借着这一次机会,埋下一颗种子。”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