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章 放心,我有办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第55章 放心,我有办法!

    李老表情何其吃惊,眼前这看似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却真正的轮回了万年。

    再看自己,头发花白,步履早已蹒跚,半截身躯已入黄土。

    这可算得上是CLL的差距啊!

    俗话说得好: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

    一时间,苏老和李老倒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路辰,毕竟,路辰的年纪比他们大很多。

    他们在路辰面前,简直就好像是小屁孩一般。

    路辰精明的很,一眼便看穿了两人的纠结与尴尬。

    “苏老,李老,你们直接称呼我为路辰,就将我当成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行。”路辰轻声说道,缓解了两人的尴尬。

    这让苏老和李老心中对路辰的赞许再次加深了几分。

    “好,那老夫便喊你路辰了。”

    苏老轻声说道,眼神转向一旁的苏蔓。

    说实话,他倒是想撮合两人。

    但,方才已经提了一句,不好意思在多说什么。

    这一切啊,全凭借两人的缘分吧。若是有缘,无论怎样两人都能在一起;若是无缘,即便是再怎样也没有希望。

    无非徒增烦恼罢了。

    “小蔓,你带路辰在四处逛逛吧,我要和你李爷爷继续下棋,今天,非得让你李爷爷服了不可。”

    苏老沉声说道,眼神瞥向苏蔓。

    他这算是给两人创造机会,希望自己这乖孙女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千万不要辜负他的安排啊!

    一旁,李老和苏老可是多年的好友,岂会不知道苏老的意思?

    “对,小蔓,梦瑶,你们带路辰熟悉熟悉这附近,日后常来玩儿。就不要在这陪我们两个老头子了,跟我们在这儿可枯燥的很。”李老附和道,眼眸瞥向路辰:“路辰啊,我已经安排厨房准备晚餐,晚上咱可得好好喝两杯啊。”

    “对啊,路辰,你有其他要紧的事儿嘛?若是没有,便留下来吃晚饭。这家伙,可是多年的老酒鬼了。”

    苏老的眼神注视路辰,轻声说道,眼神中充斥着一丝的疼爱。

    那目光,就像是看自己的孙女婿一样。

    呃......没错,苏老已经将路辰视为自己的孙女婿了。

    ......

    苏老:哼,路辰,别看你年龄大,那你以后不还是我的孙女婿,老夫可等你改口喊我爷爷。

    李老:为什么不是我孙女先认识路辰?其实,老夫也相中这个孙女婿了。

    李梦瑶:爷爷,你以为我不想啊,谁让苏蔓下手那么快。

    苏蔓:那能怪我喽?

    李梦瑶:不怪你,还能怪谁?

    路辰:总不能怪我吧,要不我给自己分成两半,你们一人一半。

    李老:乖孙女,赶紧下手,哪怕算是做个小的都行。这男人,可不能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他。

    路辰:哎,做人呐,可不能太优秀。不要疯狂的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是你们永远得不到的爸爸。

    ......

    苏蔓拉扯过路辰的手臂,便朝院落外走去。

    这里便jiāo给这两位老头子吧,两人要切磋棋艺,自己等人留在这儿只会打扰两人的思路罢了。

    这俩老头可是象棋爱好者,甚至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

    按照苏老的话来说:老头子我老了,除了象棋,不知道还能干点啥。

    “路辰,这便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我的童年呢,是跟爷爷在一起度过。爸爸整日忙碌事业,那时候还没调到京都,妈妈则留在了爸爸身边照顾他。”

    苏蔓轻声说道,眼神注视前方,诉说着属于自己的童年。

    儿时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让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回忆当初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最长的一次,半年都没见过爸爸妈妈,从小被爷爷教育培养,我才逐渐喜欢上了历史研究。可以说,爷爷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是我人生中的榜样,他坚强、乐观、虽退位但心念祖国,时常告诫我,身为华夏儿女理应热爱脚下的这片土地。”

    路辰点点头,并没有言语,静静地走在苏蔓身旁。

    至于李梦瑶呢,跟在两人pì gǔ后面,当一个合格的电灯泡。

    “不过......”

    言落,苏蔓的表情有些失落。

    “怎么了?”路辰柔声道,深邃的眼眸注苏蔓。

    苏蔓情绪低落,不知道如何和路辰诉说,或者说,她还没有接受那样的现实。

    身后,传来了李梦瑶的声音。

    “苏爷爷的身体最近出了很大的问题。”

    “之前在战场上,苏爷爷为了救我爷爷,迎面挡下了一颗子弹。”

    “后来据医生所说,那颗子弹距离苏爷爷的心脏只有不到0.5公分,几乎是擦着心脏的边缘。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不足,没有能力动手术取下这颗弹头。若是动手术,风险极大,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一。直到现在,那颗弹头依旧留在苏爷爷体内。”

    李梦瑶轻声说道:“之前还没什么事儿,因为苏爷爷的年龄增大,一年前因为脑血栓住院治疗。在医生检查过后,告诉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那颗弹头压迫苏爷爷心脏周边的血管,随时都有挤破血管的风险。”

    “那为什么没有手术治疗呢?”路辰疑惑道。

    按照现在的医疗条件,有足够的把握顺利取出那颗弹头。

    苏蔓的情绪恢复了些许,美眸瞥向路辰,继续说道:“当时请了华夏最有名的手术专家,商议手术治疗办法。但,爷爷年纪大了,心脏和血管的承受能力差。而那颗弹头所处的位置,正紧贴着心脏周边的动脉。若是手术有一丝偏差,势必会导致弹头划伤动脉,造成心脏大出血。即便是手术成功,体内器官机能老化,身体无法支撑这种手术。”

    “当时专家团便得出结论,按照爷爷的身体,完全没有办法动手术。”

    言落,苏蔓的神情再次有些落寞。

    她与爷爷之间的感情很深,无人可以替代。

    她是最不希望爷爷出事的那个人。

    可,偏偏造物弄人。

    闻言,路辰陷入短暂的沉思。

    正如苏蔓所说,这等手术容不得半点偏差,稍有不慎,苏老便会死在手术台上。

    另外,以苏老的身体条件,能否撑过去都是未知的可能。

    哪怕是年轻人,做此类手术,术后恢复都无法保证。

    更不要说是苏老,这年近九十的老人了。

    当路辰注视到苏蔓的模样,有些莫名的心疼。

    他不愿看到苏蔓伤心的样子。

    “苏蔓,放心。”

    路辰的右手轻轻抚摸苏蔓的额头,柔声道。

    “我有办法。”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