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九章 付出一切的请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lún芙芮说的时候,低着头,右手在大衣里把玩着自己的珍珠吊坠。

    珍珠圆润又带有自己的体温,指肚揉搓着让lún芙芮本来因为这件大衣而烦乱的心情渐渐平复。

    “嗯这段时间多些关照了,不过,到了特洛伊后,的确就要分开了”

    方han不置可否。

    毕竟,知道这是巫师世界后,方han内心还是蛮急切的。

    他打算找到城市后,就去询问下,大陆是不是有个岛屿叫仙尼德岛的岛屿。

    仙尼德岛上有个巫师学院,他打算去碰碰运气。

    虽然自己应该不是源巫师,但看情况能不能用钞能力向做个巫师学徒。

    其实,方han也在纠结。

    这个世界,自己可以获得力量的渠道有两个。

    一个就是巫师,如果能成为巫师的话,方han就可以掌握一条魔法之道,同时这个世界的巫师还有延长寿命的效果,方han就能正式成为一个法爷pào塔。

    巫师的唯一缺点可能就是生命羸弱,不擅长近战。

    这个世界的巫师还是传统巫师,可不是甘道夫那样的近战法师。

    另一个就是猎魔人,成为猎魔人的话就相当于走战士路线,方han会拥有一个超强的身体,dú抗超强,恢复超快,体力超猛,寿命悠长,一夜七...咳咳,除此之外,还能学会一套具有自身体系的精妙剑术。

    法印的存在,能让猎魔人也可以释放几个基础的法术。

    但猎魔人也会有缺点。

    缺点就是,猎魔人是属于身体的基因改造,成为猎魔人后,和人类就有了生物隔离,基本无法和人类孕育后代。

    也就是说,如果方han选择了猎魔人后,他虽然还能夜夜笙歌,但却无法孕育后代。

    这么一想的话......好像还不错啊!

    既能正常运动,又不怕搞出人命,简直就是花花公子的必备技能啊!

    方han脑洞新奇的忽然找到了一个盲点,心里隐约还有点小激动。

    而且就算是现在无法孕育后代,方han感觉,自己后面穿越世界,估计也能找到解决的方法,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至于成为猎魔人后,身上那双兽瞳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现代社会带个美瞳就行。

    这么隐隐一比对,方han差点就想直接选择成为猎魔人了。

    不过,转眼他就想到,就算自己想成为猎魔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首先,自己只知道狼学派猎魔人在的地方是凯尔莫罕,但这个地方在哪里,自己已经忘了,而大陆这里,基本没多少人知道,猎魔人的学院在什么位置。

    猎魔人对自己学院所在地做的保密工作还是相当不错的。

    第二,没有人推荐的话,方han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收自己。

    第三,猎魔人的青草试炼死亡率太高了,方han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抗的过。

    就算是扛过了,据说青草试炼过程中的巨大痛觉会给每个猎魔人留下心理yīn影和身心障碍。

    很多猎魔人会在熬过痛苦后,xìng格大变,xìng情古怪。

    像杰洛特,在熬过青草试炼后,头发硬是疼成了白色,而且青草试炼也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噩梦。

    方han也不晓得,自己会不会也被青草试炼搞个人不人,鬼不鬼的。

    要不是这些原因,猎魔人也不会被人称为怪物了。

    “哎,那要走法爷路线呢?还是走猛男路线?还真是有点头疼......”

    方han小声的叨唠着。

    “白霜大人?白霜大人?!”

    lún芙芮看方han在回答了自己的话后,就忽然陷入了沉思,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嘴巴还在嘀咕着什么。

    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他清醒,lún芙芮不得不冒险打断方han的思绪。

    “啊?啊?!哦...”

    方han在lún芙芮的叫喊下,最终还是清醒了过来。

    他这才想到,lún芙芮叫自己出来,连正事都还没说呢,自己的这些问题,大可后面回去再慢慢想。

    于是,方han理了理脑子,感觉海风好像越来越大了,也就顺手从空间里取出一间保暖冲锋衣套上,然后对着lún芙芮说道。

    “嗯说吧,这次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么?”

    lún芙芮的眼睛都瞪圆了。

    之前拿大衣的时候,她没能看到,这回她清楚的看到方han手一挥就像耍杂耍一样从手里变出了一件衣服。

    这可太不合理了!

    哦,白霜大人是巫师哦,那没事了。

    想起方han的身份,lún芙芮只能将这个当做了巫师的一种巫术,随即就被方han话里的意思重新拉回了思绪。

    她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白霜大人,我能否雇佣...不...我能否请求您接收我的一个述求”

    lún芙芮停下脚步,对着方han低头说道。

    “什么述求?”

    方han没有意外,而是问起述求的内容。

    lún芙芮又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

    “我要...杀一个人!他和您一样,也是一个巫师”

    说完,lún芙芮浑身警惕,大衣里的左手已经轻悄悄的搭在了腰间的短剑上,右手则在怀里摸着一把匕首。

    “哦?”

    方han并没做出lún芙芮预想中的脸色大变,或者是直接动手,反而是颇有兴趣的哦了一下。

    当着一个巫师的面说要杀巫师?

    小姑娘,你有点勇啊!

    “你居然敢向一个巫师说你要杀巫师?”

    方han反问了lún芙芮一句。

    但这句话反倒让lún芙芮放下了心。

    她内心依然戒备,但身体已经微微放松了,连忙开口说道。

    “白霜大人,您和他不同,您更像我印象中的巫师,睿智,强大,而又充满神秘,您是一名真正的巫师”

    lún芙芮毫不犹豫的先拍上一个彩虹屁,然后继续说道。

    “而我要杀的那个巫师则不一样,他龌龊,胆小,麻木不仁,丧心病狂,他是杀手,是强盗,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变态恶魔!”

    lún芙芮的语气变得激动,显然对这个巫师怀有深厚的恨意。

    深吸一口气,lún芙芮再次说道。

    “不瞒您说,我曾是一位公主,因为我的母后不愿我成为国家的继承人,于是雇佣了那个巫师,在他们的手段下,我的成为了一个变态怪物,随后,对我展开了追杀”

    “在追杀中,我被人凌辱,虐待,经过无数次的折磨后,我成为现在这样,所以,我想恳求您,帮帮我!”

    说完,lún芙芮站在方han的身前,解开了大衣。

    里面的衣甲居然被她解开了,露出来的是只有一条白色的抹xiōng一样的麻布包着两个软润雪白的山峰。

    隐约还能看到因han冷而凸起的两个小点。

    “我愿意用我剩下的所有的财富作为报酬,而且,如果您帮我复仇后,我的一切都是您的,包括我自己”

    说罢,lún芙芮向前走了一步,将自己的前xiōng的róuruǎn贴在了方han的xiōng前,探头在方han的耳边用着诱惑的语气说道。

    “白霜大人,我知道,我并不是一朵纯洁的白雏菊,但,我绝对能成为您最受用的宠物”

    “您可以拥有我这个身体的一切使用权”

    “不论您是想fā xiè任何yù望,或者是用我的身体做任何实验”

    “我发誓!只要您一个眼神”

    “我就会成为您最听话的玩具!”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