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王侯之别(求订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eqeq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横跨万里的极东之地,从高空看去,呈现为不规则的菱形。{免费阅读:duànqg}

    最东面是广阔无边的黑海,生活着茫茫多的妖兽和一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海族。

    曾有强者驾船出海,但最远只能抵达千里之外,之后要么迷路要么失踪。

    有人说那片海原本不存在,是因为强者一战变成了海,所以时空紊乱,极易迷失。

    这种说法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要什么层次的强者,才可以在jiāo战之间毁灭数万里的地域,形成一片海?

    总之记载之中的王侯强者绝对是做不到的。

    海州往下是面积最大的荒州,两州往西是青州,而来到最西边,则是一道横跨三州西部边缘的高耸山脉,万重山。

    相比让人恐惧的深海,这片恍若天堑的山脉更容易让人向往。

    特别是传说翻过万重山,就可以进入浩瀚无边繁华无比的东荒王朝。

    但至今为止,还未听说谁成功过。

    哪怕是居于山脉深处的巫族,也不曾越过西面的屏障。

    此刻在万重山约莫向西九百里的一处树林之中,有数道身影一闪而逝,只是步履仓皇凌乱,十分狼狈。

    抵达一处地形有些奇怪的瀑布之后,三人终于停了下来,略微喘息。

    “柯烬大哥,我们到了!”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开口道。

    这三人正是从青州逃脱的柯烬以及蓝清月、赤阳三人。

    柯烬面色yīn沉,挣脱了蓝清月的搀扶,han声道:“我柯烬何曾吃过这等亏,好一个天阳门,待我回去召集伯邸强者,必定血洗极东!”

    蓝清月和赤阳都听得出柯烬那刻骨般的恨意,若是往常两人少不得要附和几句,但此刻却是格外的沉默。

    柯烬只以为两人是被吓破了胆,本就是没经历过多少生死的世家子弟,他也不在意,从储物戒之中掏出了一块形似钥匙的残缺令牌,就要上前。

    “世子且慢。”赤阳拦住了他。

    迎着柯烬疑惑的目光,赤阳有些不自在的解释道:“我们三人本来就受了不轻的伤,急速赶路之下元力也损耗极多,不如先恢复一番再开启那门户。”

    “是啊,柯大哥,那秘境错综复杂,虽说我们之前强行开辟了一条生路,但此番再入却不知道是何情况,还是谨慎一点好。”蓝清月也劝道。

    柯烬冷笑一声道:“你们想得到的事情我会想不到?”

    说着,柯烬翻手又掏出一个小瓷瓶来,从中倒出了三枚湛蓝如宝石一般的丹yào。

    “水蕴丹?”

    赤阳两人惊呼一声。

    水蕴丹是一种极为珍贵的恢复丹yào,无论是伤势还是元力,只要不是垂死,皆可在短时间内恢复,在王朝的售价高达数万灵石一颗。

    柯烬有水蕴丹不足为奇,让两人惊讶的是他竟是舍得拿出两颗来分给两人。

    柯烬没有多说,自己先吞了一颗,将水蕴丹丢给两人,随即就注视着瀑布陷入了沉默。

    蓝清月和赤阳不知道的是,柯烬此刻提起谢远有多少痛恨,内心就有多少恐惧。

    王朝世家一样会有历练,柯烬也并非没有经历过险阻,但在林府那一刻,他是第一次感觉到死亡如此接近。

    而在东荒王朝境内,就算遇到不可敌的敌人,对方只要一听“襄东伯”的名号,谁敢对自己下死手?

    唯有这里,唯有这无法无天的这边荒之地……

    “贱民!”

    想到激愤之处,柯烬忍不住怒骂一声。

    水蕴丹的丹效极其强大,仅仅半柱香的功夫,三人已经恢复如初。

    “走吧,回东荒!”

    柯烬片刻不耽搁,直接把手中那残缺的令牌往瀑布一扔。

    令牌一接触到水流,这片空间顿时诡异的一静。

    道道波纹凭空而生,虚空被撕裂,一道隐约的门户开始成形。

    蓝清月和赤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焦灼之色。

    若真让柯烬如此离开,两人必死无疑!

    但若要硬拦,两人加起来也不是柯烬的对手。

    这时,柯烬似也察觉到了两人的异常,冷眼看了过来,“你们怎么了?”

    眼看门户已经快要彻底成形,按捺

    不住的柯烬已经开始往前走去,赤阳心下一横,正要豁出去强行阻拦的时候,半空之中一道轻笑声骤然响起。

    “柯公子,这就要走了?”

    听到这略微熟悉的声音,柯烬身躯骤然一僵。

    他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来,目视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株大树顶端负手而立的谢远,身形有一瞬间的颤抖。

    “你,你怎么会……”

    “柯公子难得来极东之地一趟,怎么能这么仓促的离开呢,不如我再备上浊酒三杯,黄土五丈,好生招待一番世子如何?”

    谢远露齿一笑,本该很阳光的笑容在柯烬眼中尽是森然。

    “你……你们!”

    柯烬并不笨,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赤阳,“是你们把他带过来的,是不是!”

    柯烬虽然是疑问,但其实已经确定无疑,若无人故意留下行踪,万重山如此浩渺,谢远怎么可能找到他!

    赤阳和蓝清月都没有说话,也不敢面对快要发疯的柯烬,只是默默后退,站到了谢远身后。

    “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追了过来,篪呢……难道你杀了篪?不对,篪有千里符怎会死在你手中……可篪为我争取时间,又不可能不战而逃……除非……”

    柯烬陡然面露惊恐,已经猜到了什么。

    “你智商倒是不低,看来神魂也颇为强大啊。”

    谢远讶异的看了一眼柯烬。

    说起来他目前为止接触过的年轻强者,

    除了极少数诸如姬霄那种纯粹用资源堆起来的草包,大部分都是极难对付。

    神魂强大就意味着思维敏捷,这是先天优势。

    而当神魂进化为神识,又是另外一番天地。

    “你是为了这扇门户吧?”柯烬脸色苍白,他已经猜到了谢远的打算,却不想就此放弃,“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我身上的宝物也可以尽数给你,放我一条生路如何?”

    “我可以立下天道誓言,永不再踏足极东之地!”

    见谢远面无表情,柯烬又咬牙加了一句。

    “可我也不会一辈子待在极东之地啊。”谢远叹息一声,幽幽道:“天道誓言,终究不如死人靠谱,你说呢?”

    “谢谢你指路,我留你个全尸……别那种表情,这种待遇真的很难得的。”

    谢远摇头。

    “你知道我的身份,杀我,我父亲绝不会放过你,你根本不知道一个可以封伯的王侯是何等可怕……”柯烬终于绷不住了,怒吼道。

    一旁,蓝清月和赤阳身躯莫名颤抖了一下,yù言又止。

    “可怕?”说到这个问题,谢远倒是有些好奇,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封伯的王侯和普通王侯有什么区别?”

    见谢远暂时没有动手,柯烬松了一口气,闻言立即说道:“普通王侯,破七星境引星光灌体,神魂升华,即为王侯,王侯境与修士最大的差别就在于神识,那已经不是寻常数量可以弥补的差距……”

    谢远微

    微点头,随着对神识的掌控日渐加深,谢远早就深有体会。

    上一次在源地,谢远凭借神识化形的“万剑诀”以一己之力,镇压诸多天骄,说穿了就是神识的碾压。

    不过谢远什么表示都没有,只静静听着柯烬继续说下去。

    “到了这个层次,便可以去任一王庭打造属于自己的王侯令,王侯令是秉承天道的至宝,可得王朝气运加持,妙用无穷!”

    “王庭又是什么?”谢远问道。

    对于那神秘的东荒王朝,谢远几乎是一无所知,正好趁机多了解一些。

    “王庭,是王朝的至高存在,也就是那些真正封王的王侯强者的门庭,他们拥有广阔的辖地,门徒千万,哪怕是王朝皇室,也对他们礼遇有加,每一个封王强者,都是王朝活着的传说。”

    这次开口的是赤阳,他满脸神往。

    “所以说了半天,封王封伯到底有什么区别?”谢远皱眉。

    见谢远有些不耐,柯烬连忙接口道:“其实就是修为的差别,刚才说了七星境为普通王侯,而七星一旦破八荒,便具备了封伯的资格,当然,不是每一个八荒强者都能封伯,而封伯的强者之中,也有极少数的异类,是七星境的王侯……”

    “不过七星境就可封伯的王侯亿万人之中都未必能出一个,每一个都堪称真正的天之骄子!”

    “简而言之,封伯的王侯强者必定是得到王朝七大圣碑之一的认可。”

    “我父亲八十余岁

    成就王侯,可谓东境天骄,其后又耗费三百余年突破八荒,再之后又历经百年潜修,方一举封伯!”

    “你等等……”谢远听到最后一句,不由打断了柯烬,有些愕然的说道,“你刚才说你爹多久突破的王侯?”

    “八十岁。”柯烬一怔,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答道。

    “八十岁成就王侯……也是天才?”谢远不可思议的问道。

    “当然,我父亲若不是天纵奇才,又怎会得圣碑认可?”

    柯烬暂时遗忘了死亡的恐惧,傲然道,“不过我大哥更厉害,我离家之前,他正在闭关准备突破王侯,今年不过七十有三,甚至大都来使已经提前等在家中,只为恭贺!”

    “……”

    见不仅柯烬,连蓝清月和赤阳也是一脸羡慕的模样,谢远一时无语。

    什么鬼!

    都他妈快入土了才成就王侯也好意思称之为天才?

    而谢远目前接触到的两个疑似王侯的强者,一个蒋天明,三十多年前入天阳门,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五十多岁,林惊龙和蒋天明同代,甚至更加年轻。

    再说谢远接触过的这些同代天才,以大师兄赵无极举例,今年应该三十三岁,已经境八重天。

    若不考虑什么壁垒,以赵无极的天赋,顶多三五年,绝bī有突破王侯的希望。

    而他在源地见识到的那些天骄,也没有一个是五十岁之上的,因为超过五十岁根本就不可能进入源地。

    至于谢远自己,只要灵石管够,他觉得他突破王侯连一年都不用……

    好吧,就算他是挂壁,可那些人又怎么解释?

    好半晌,他才开口问道:“你们三个几岁了?”

    “我四十有六。”

    “五十二。”

    “三十九。”

    听到三人的回答,谢远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三人中最年轻的蓝清月,竟然都快四十了。

    而她的修为,也就和之前的荆不归差不多,但荆不归才二十多啊。

    谢远敢保证,若她和荆不归生死对决,荆不归杀她应该只用一剑。

    到底是极东之地的天才太天才,还是东荒王朝的修士天赋太平庸?

    谢远一时间也不能确定。

    这其中还有一个两方人都没意识到得误区,极东之地对于年轻一辈的定义是五十岁之下,而东荒王朝……则是百岁!

    从这个角度来说,哪怕蒋天明,放在东荒王朝也是货真价实的“年轻人”。

    “我今年十九岁。”于是谢远突然说道。

    此话一出,三人明显是呆住了。

    谢远从三人十分夸张的眼神反应得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好吧,看来他们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过这种事。

    噗嗤!

    柯烬瞪大了眼睛,看着洞穿了自己喉咙的长剑,显然没想到谢远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

    “啊!”

    蓝清月和赤阳尖叫一声。

    而柯烬,生机几乎是瞬间被吞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那写满了不甘心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谢远。

    “谢谢。”谢远最后道了一声谢,抽回了长剑。

    柯烬,陨!

    与此同时,自柯烬的头颅之中,骤然飞出了一道黑红色的流光,扑向了谢远。

    谢远没料到还有如此变故,脸色一变,随即一剑斩出。

    可惜无用,那黑红色流光不知是何物,好似并没有什么攻击xìng,不仅直接穿透了谢远长剑,竟是连神识都阻拦不住。

    咻!

    流光没入了谢远体内,消失不见。

    谢远眉头紧蹙,半天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以神识探寻却也找不到那流光,一切恍若幻觉。

    “你们谁知道这是什么?”谢远看向了赤阳两人。

    支持:,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百度搜不到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