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eqeq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谢远驻足在湖面之上,似在迟疑。【】

    正在此时,湖水忽的波动起来。

    谢远眼睛一眯,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注视着那湖面之上慢慢显现出一个人的倒影来。

    “少年郎,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白发老者拱手而立,面容平静。

    “季有德。”

    谢远轻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却是没有动手,因为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季有德只是一道意念的投影罢了。

    “老夫倒也有些预料,却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杀进了小无量天,以你这睚眦必报的xìng格……老夫若不杀你,寝食难安啊!”季有德叹息一声道。

    “你这老狗真是无耻,你若不先埋伏我,又何来后续?”谢远嗤笑一声,“偷换概念倒是玩的挺溜。”

    “你不懂,只要你身在天阳门,那你和老夫就终有一战!”季有德淡笑道,“谁先出手并不重要。”

    “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若有,那也只是借口罢了。”谢远摇头。

    “真的吗?”季有德的眼神忽然古怪起来,“看来你对林惊龙父女一无所知啊……”

    “什么意思?”谢远一挑眉。

    “这世上有些人生来就注定是棋子,或者说,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引出另一枚棋子,你不信这世上有宿命,只是因为你还没跳出

    这盘棋罢了……”季有德意味深长的说道。

    “好无趣的挑拨离间。”谢远打了个哈欠,“照你这么说,林清浅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我呗?”

    “嘿嘿,你只知道林惊龙盛生逢其时,可曾想过他一个藉藉无名的林家小子弟,难道凭借一个所谓的气运之冠就真的成了人中之龙?

    极东之地不知道出过多少气运之子,为何只有他成功了?

    再往上推,你又可知道林惊龙的生父是谁?

    当年正是大战掀起之时,无人敢分心,程依依却偏偏怀孕了,以修士的控制能力,你觉得这可能吗……”

    “有趣。”谢远皱眉打断了他,冷笑道,“你干脆说这些年极东之地发生的一切都是yīn谋得了。”

    “修道的极限在何处谁也不知,老夫只是想告诉你,一些通天的大能,哪怕布下以百年甚至千年为单位的棋局也不是不可能……”

    谢远沉默,脸色不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他忽的开口道,“既然你如此精通所谓的布局,那这小无量天内是不是也有你留下的布局?”

    季有德一怔。

    谢远忽的笑了,“你神识再强大,也不可能在千里之外和我对话,除非……你早就在这留下了媒介,可能是某种可以传递神念的传讯符,或者是什么灵宝。”

    “还有藏书阁内那些典籍,其实我刚才就觉得有些奇怪……”

    “其中有几本明明应该是很久之前的古老典籍,

    不仅纸张的年代不符,就连文字也不对,我记得天阳门许多古籍如果没有注释我根本看不懂的……”

    “你在我的必经之路设伏,所以你知道我要来青州,你失败了,你知道以我的xìng格,必定会来寻你,趁你病要你命,如此就能解释一切了……”

    听着谢远的喃喃自语,季有德终于不再沉默,他平静道:“你认为那些典籍是假的?”

    “假的应该不至于。”谢远摇头,“因为你知道我必然会找其他方式印证的。”

    “李白,姑且这么称呼你吧……老夫之所以将那些缺失的历史与你共享,只是为了让你清楚,极东之地的这潭浑水由来已久,你明明是一个明哲保身的人,又何必越陷越深呢?”

    季有德淡笑道。

    “我有个问题……”

    谢远忽的开口道。

    “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谢远轻声道,“此刻现身应该不在你的计划中吧?”

    季有德眼神微微一变,虽然那一瞬间的变化很小,但谢远还是看到了。

    “你说了一堆,只是为了迷惑我罢了,既然那些典籍是你故意给我看的,那你为何此刻还要现身,你明知道以老子的智慧,瞬间就能察觉到不对……”

    谢远笃定的说道,“除非,你有不得不现身的理由。”

    “因为,你没有想到我竟能察觉到无量殿中的隐藏机关,或者说,你重伤之后仓促逃走,已经没有时间布置的那么周详了

    。”

    “那么问题来了,这湖中……究竟有什么?”

    谢远陡然目光一转,看向了脚下的湖水。

    季有德又是一声叹息,“其实老夫知道多半瞒不过你,没错,此刻现身的确非我本意,不过老夫无论如何都要尽最后一点努力,这湖……你下不得。”

    看着季有德一脸坦然的模样,谢远却是摇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棺木之中……封印着大恐怖!”

    季有德终于正面回应,脸色凝重,“你可以想象,若不是无法解决的麻烦,老夫为何要大费周章将之镇压于此,不惜亲身镇压!”

    “那逐日城里的玉棺呢?”

    “同样。”季有德淡淡道,“逐日城里那位是当年战场陨落的百万生灵的怨气凝结,老夫不得已之下才以整个逐日城的灵气乱流为阵盘,将之封印在青铜殿内,并列为禁地。”

    “这样吗?”谢远不置可否,“所以你此刻现身就是为了阻止我进入这湖中?”

    “当然!”季有德沉声道,“这红棺之中的存在虽然不如那玉棺中的怨灵,但也是王侯之上的鬼王,本身就脱离了正常的轮回约束,常规手段根本杀之不死,若你破坏了封印将它放出,后果你承担不起!”

    谢远注视着季有德,语气骤然变得有些怪异,“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有片刻的闪烁,你在说谎。”

    “笑话,老夫何须骗你?”季有德冷笑道,“若你不信,那你就去试试,老夫

    倒要看看这一次你还有多少手段可以从那鬼王手下逃生!”

    “你唬我?”

    谢远眉头一挑,作势就要往水里跳。

    等季有德脸皮一颤的时候,他又停下了脚步。

    见季有德疑惑的目光看来,谢远笑道:“你这老狗套路真多,若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故意说反话吧?”

    季有德一愣。

    “从表面来看,你不希望我进入湖中,但你知道我必定会琢磨你是否在说谎,从这个层次看,其实你是希望我进入湖中,你想让我觉得你希望我进入,我就不会进入,所以……你还是不希望我进入。”

    谢远的话很绕,但季有德明显听懂了,瞳孔不由一缩。

    “你……”

    “想不到吧,老子预判你预判了我的预判!”

    谢远不再和季有德哔哔,猛然拔刀,一刀将季有德的意念投影斩成了稀碎,随后不再迟疑,纵身一跃跳入了湖水中。

    哗啦!

    湖水十分冰冷,明明清澈无比,但在其中视线却是无比模糊,连方向都难以判断。

    不过这只算是一个小障碍,却难不倒有神识的谢远。

    甚至,为了避免有意外发生,他没有靠近那棺木,只是站在近水面的地方,神识一动,猛然间幻化为了一只金色大手,朝着湖水中飘dàng的宝物抓去。

    而谢远,则时刻留意着那血红色棺木的动静。

    灵髓,到手!

    不知名

    丹yào,到手!

    残破高阶灵器,到手!

    咦,这是……

    “千里符!”

    谢远看到了一枚呈不规则菱形的淡金色符箓,骤然眼睛一亮。

    他已经见识过数次,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制作方法早就失传的珍贵符箓。

    轩辕氏的姬霄还有那柯烬,都曾用千里符在谢远手中逃过xìng命,称得上保命神器之一。

    虽然谢远已经发现了破解之法,但条件太过苛刻,等闲强者也办不到。

    湖中飘dàng的宝物约莫有数十样,除了一眼认出的灵髓和千里符,谢远也来不及仔细分辨,只是片刻间就将整个湖水之中的宝物一扫而空。

    宝物到手,谢远将目光转向了那闪动着猩红之色的棺木。

    他不知道季有德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但对于这安静矗立在湖水之中的棺木,谢远内心依旧有着极大的忌惮。

    但是谢远又有些忍不住好奇。

    所以他很纠结。

    砰!

    在谢远犹豫的时候,血红棺木忽的发出了一声异响。

    随即那异响陡然加快。

    砰砰砰……

    一种犹如心脏跳动般得声音,回dàng在湖水之中。

    好似有什么已经沉寂许久的可怕存在,正在渐渐复苏。

    吱!

    还没等谢远搞清楚这异响的来源,刺耳的摩擦声紧接着响起,血红棺木的顶盖竟是打开了一丝缝隙。

    谢远瞬间瞳孔一缩。

    支持:,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百度搜不到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