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神秘的“亮夜”组织(求订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你也配知道我们的名字?”

    听到谢远问话,那华衣青年不屑道。

    “表哥,何须跟这种人废话?”那长相颇美的女子也是轻哼一声道,“这些蛮荒之地的边民讨厌死了,就知道一直盯着人家看,表哥你快杀了他替我出口气!”

    谢远听着两人说话,丝毫没有因为他们倨傲的态度生气,反而有那么一点点窃喜。

    这两人出身估计也不太简单,但谢远不在乎,谢远只是有些欣慰,总算遇到正常世家子该有的模样了,骄纵跋扈,智商一般。

    左右看看,虽然在谢远的猜测之中,城卫军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至于不远处的一些围观人士,则是被谢远自动忽略了。

    偌大的青州城,总会有一些好事之徒看热闹,没有仔细查探的谢远,还真不知道其中混入了几个熟人。

    “你们好像受过重伤,很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来的极东之地,不过我大概很快就有答案了。”

    随手布下一个模糊周围视野的阵盘,谢远好似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句,手中握住了两颗yào丸,随即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表哥,他人呢?”

    女子一愣,随即疑惑道:“跑了?”

    华衣青年被女子思维带偏,也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惑,但随即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好,这人……”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一只仿佛铁铸的手

    已经无声无息的扼住了他的咽喉,他的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开,又不受控制的吞下了一颗yào丸。

    女子脸上的表情甚至还没来得及出现变幻,谢远再次身形一闪,又出现在了她的身旁,如法pào制一般的给她喂了一颗yào丸。

    松开女子的脖颈后,谢远有些嫌弃的拍掉了巴掌上的粉。

    看来哪怕是修仙世界,女子也不能免俗,明明皮肤已经够好了,竟然还要涂粉……

    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也有些出乎谢远的意料,不过想想也正常。

    天下道法,唯快不破。

    以谢远如今的身法,若不是没有参照,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和王侯境的存在比个高下。

    而这两个弱鸡好似也没多少战斗经验,见他身形消失的第一反应竟是以为他跑了,想想也是好笑。

    “你……你给我们吃了什么?”

    华衣青年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的说道。

    他并没有发现自己体内有什么异常,但越是如此他才越加感到不安。

    “当然是好东西。”谢远龇牙一笑,“放心吧,只要你们乖乖听话,一时半会死不了的。”

    见两人都是惶恐不安,谢远多少找到了一点做恶人的趣味。

    “现在,说吧,第一个问题,你们究竟是如何进入的极东之地?”

    ……

    “什么情况?怎么看不见了?”

    远处,天阳门几人都是一怔。

    “是某种遮

    蔽视野的阵法。”齐欢脸色一变,“不好,莫非那两人竟是想在青州城内杀人?”

    他们起初看到谢远和两人对峙,都没有往杀戮那方面去想,毕竟这里是青州城,法治之地。

    但此刻,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我们怎么办?”周生生皱眉,“救还是不救?”

    几人都是迟疑。

    那个“田幸”虽然是冒充的,但似乎也和天阳门有着某种渊源。

    “救,当然得救!”令众人意外的是,最先开口的竟然是田幸。

    见几人都诧异的看着自己,田幸咬牙道:“老子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败坏我的名声!”

    名声这玩意……你确定你有吗?

    几人干咳一声,没有选择chuō穿他。

    “那便出手!”

    齐欢感受到了术法的波动,没有迟疑,招呼一声身形便是当先掠了出去。

    周生生等人随即跟上。

    此刻双方距离数百丈,但这等距离,对于平均修为已经达到五行境的几人,不过是眨眼即至。

    只是当几人快赶到的时候,一股莫名的阻力凭空出现,竟是生生止住了几人的脚步。

    齐欢脸色一变,“这两人好似已经发现了我们chā手的意图。”

    “哼,破了便是!”

    李晟已经突破五行境,号称赵无极之后天阳门最天才的人物,心中也是傲气满满,此刻冷哼一声,当先出手。

    其余人没有说话,但也纷纷出手。

    轰轰轰!

    元力波动,各色术法轰击在那看不到的屏障之上,青州河好似也开始颤栗。

    但令几人都是色变的是,那屏障竟是岿然不动。

    “我还不信了!”

    李晟见唐世嫣看向自己,羞恼之下,不知从哪抽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黑色大刀来,正要挥刀,眼前的屏障忽的消散了。

    众人正愣神之间,有两道身影已经一前一后掠出,眨眼便消失在了青州河的另外一头。

    “迟了?”

    几人刚生出这种想法,便看到另外一道身影还站立在原处,正是“田幸”。

    因元力而激dàng的尘土缓缓消散,谢远和齐欢等人大眼瞪小眼,空气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呃,拉屎吗,要不要一起?”

    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谢远忍不住脱口而出。

    ……

    谢远真没想到过来的这几个憨憨竟然是天阳门的众人。

    他起初以为是柯烬的后手或者是城主府的人,等几人到了近前他才发现不对,那时他已经控制住了华衣青年和女子,但却还需要一点时间问话,只得布下屏障强行阻拦几人。

    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城南的一处客栈。

    这客栈也是天阳门的产业,谢远之前倒是知道,不过刚来青州的谢远正是腰包最鼓的时候,自然看不上这等普通客栈。

    客栈最大的独院

    之中,谢远负手站立中间,看着团团将自己围住的几人,多少有些不太自在。

    这架势,怎么跟审犯人似的?

    “你……你真的是天阳剑神?”

    唐世嫣忍不住当先问道,语气竟是有些颤抖。

    恢复了标志xìng黑袍银面打扮的谢远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这略微有点婴儿肥的少女,点点头,“好像他们是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外号。”

    李晟不动声色的略微挡住了唐世嫣的视线,“唐师妹,不要这么轻易相信别人,谁知道这人是谁?”

    “啊?哦……”

    唐世嫣点点头,但还是透过李晟的肩膀好奇的打量着谢远。

    谢远扫了两人一眼,恍惚间明白了什么,好笑之余也是有些感慨。

    自己到底是多久没有在门内走动了,李晟这狗日的竟然不声不响的开始谈恋爱了?

    多看了几眼唐世嫣,谢远倒是对这姑娘的第一印象不错,眼神很纯净,应该是涉世未深的那种傻白甜。

    不过看上去天赋倒是还行,骨龄未过二十岁,但是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四象,和林清浅算是一个级别的天才。

    别问谢远为什么这么cāo心……

    这种父子情感外人是很难懂的。

    不过谢远这几眼李晟明显感觉到了,眼神顿时更加不善起来,“说,你到底是谁?”

    自己在cāo心他的人生大事,他竟然以为我要跟他抢媳fù。

    逆子!

    谢远鄙夷的看了一眼李晟,表示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你!”

    似乎感受到了谢远的眼神,李晟当场就要发作,所幸被齐欢及时拉住。

    “呃,你真的是……他?”

    “应该是吧。”

    “如何证明?”

    “你想我怎么证明?”

    “这……”齐欢沉吟了一下说道:“说一件只有我们知道的事。”

    谢远想了想,开口道:“我曾拿起过阿伟的锤子。”

    “真是你!”

    “什么鬼!”

    齐欢和周生生都是松了一口气,而田幸和李晟则是莫名其妙。

    “当初我们一起进入神陨之地的逐日城,也就是第一次遇到李白师弟的时候……”

    “还是叫我吴彦祖吧。”

    “呃,好吧,就是第一次遇到吴彦祖师弟的时候……”

    虽然不明白谢远为什么要纠结一个称呼,但齐欢还是从善如流的接着说道:“在那庭院之中,李……吴彦祖师弟轻易的就拿起了阿伟师兄的陨天锤,而这是哪怕大师兄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哇,吴师兄好厉害!”

    唐世嫣崇拜的说道。

    “吹牛,铁定是在吹牛!”

    李晟则是咕哝道,阿伟的锤子他也试过,但却也不太能举得起来。

    误会解除,众人的态度自然不一样,不过还有一个人很是纠结。

    谢远

    也察觉到了田幸的异样,不过他自然不会主动搭话,眼看众人就要欢笑着去吃个饭的时候,田幸还是忍不住了。

    “那啥,吴……师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田幸说完,随即又一脸警惕的躲到齐欢背后,“同门之间不准动手,吴师弟你可不要坏了规矩。”

    “放心,我不会打你的,你问吧。”谢远心中好笑,但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就是门中一些我干的但其实不是我干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田胖子说的很绕,但众人回味了一下还是大概懂了。

    “是。”

    谢远没有抵赖,直接痛快的承认了。

    “你……”

    “田师兄你不用急,先听听我的解释吧。”谢远一摆手,叹息道:“本来此事我是不想说的,但事到如今为了不让田师兄生出隔阂,也只有说一些了。”

    见谢远负手而立,平地有秋风起,田幸不明觉厉,还是将质问生生憋了回去。

    “此事牵扯甚广,还要从二十年前那场大战说起……”

    “当年上任门主就预感到风波不会就此停歇,因此除了让蒋天明接任门主以外,其实还留下了暗手,这个暗手就是门派内一个名为‘亮夜’的组织……”

    “亮夜?”几人都是一怔,露出了疑惑神色。

    “害,你们也知道那些老狐狸,都爱算计,就是隐藏力量,多张底牌之类的意思。”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

    “‘亮夜’取名点亮夜空之意,只有当天阳门陷入危难之时才会出世,而我就是这‘亮夜’组织中的一员,或者说是其中培育出来的天才。

    我们在门内并没有固定身份,因此有时候会借别人的身份行事,此事也是门主默许的……

    不然你们想想,以门主之能,若是我真的随意假冒田师兄的身份在门内乱来,门主会察觉不到?”

    “有道理!”众人点头。

    便是田幸脸上的神色也没有那么纠结了。

    “所以田师兄啊,我对不住你,让你凭空背负了一些不该有的恶名,但其实,那些都是你对门派的牺牲啊,我代表‘亮夜’组织的全部兄弟,向你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见谢远突然肃穆,有些手忙脚乱的田幸赶紧摆手,同样肃穆道:“吴师弟你说笑了,都是为了门派,区区声名何足挂齿?”

    “以后我的身份你随便用,皱一下眉头算我田幸输!”

    见胖子xiōng膛拍的啪啪响,一脸的大义凛然,可能还有点小激动,谢远瞬间有点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已经往死里得罪了一个,不,两个强者……

    算了,还是让他做个无知又快乐的胖子吧!

    “那你们这‘亮夜’组织到底有多少人,方便透露一下吗?”齐欢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是太多,却也不算少,其实有时候你们见到的我未必就是同一个人,像李白、吴彦祖以及刘德华等等这些称呼只是我们的代号罢了

    。”谢远解释道。

    “那你们自己有名字吗?”

    “唔,这一点不太方便说,不过我们倒是有一个统称……”

    “什么样的统称?”

    见众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谢远略一沉吟,随即严肃道:“因为我们是‘亮夜’组织,所以我们其中的人都统称为……亮仔!”

    “靓仔?”众人咀嚼着这两个字,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对,就是靓仔,你们以后见到我,实在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就可以这样叫我。”

    “明白了。”齐欢几人都是恍然大悟!

    “在门内待了近二十年,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等隐秘……”周生生轻声的感慨道,“不过门内的确隐秘极多,感觉每一个长老都有些隐藏的东西。”

    “这些就不必细说了,我天阳门千年历史,有些隐秘再正常不过。”齐欢摆手道:“虽说此次入青州不是为了游玩,但今日旧友重逢,可谓人生一大快事,当浮一白!”

    “各位师弟妹,还有靓仔师弟,走,尝尝这天阳客栈的特色菜去!”

    齐欢大笑着邀请道。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