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章 快去找云尊!(求订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自重重迷雾之中,一左一右冲出了两人。

    左边那道身影满头墨发,面容冷酷,气势强大至极。

    而右边那人则是银面黑袍,气息几乎微弱到没有,好似只是一介普通人。

    但几乎同一时间,无面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右边那人身上。

    普通人能踏天而行吗?

    “青帝,我可等你好久了。”

    无面刚刚轻笑着说完,却是愕然。

    因为谢远并没有朝他这个方向掠来,而是径直冲向了孤悬另一边的狼牙。

    而直扑几人而来的,竟是夜王。

    “混账!”

    无面没有五官的面孔骤然扭曲,将之视为了一种蔑视,来自青帝的蔑视。

    哗啦!

    一根硕大的黑色锁链从无面衣袖之中延伸而出,迎风暴涨,在半空之中一抖,朝着姜夜迎面抽去。

    虚空“噼里啪啦”的作响,好似在锁链之下颤抖。

    这般威势,瞬间让姜夜脸色大变。

    六合强者!

    混账谢远,这就是你说的“一般”?

    再看看紧随其后围杀过来的呼延灼等四大强者,姜夜的脸都有点绿了。

    ……

    另一边,狼牙也有点懵。

    青帝为何放着姬宵不管,直冲自己而来?

    他虽是源榜排名十七的强者,但在此刻,他也就是个放哨的啊!

    就是怕冲在

    第一个会死,他才主动揽下了这警戒的差事,谁知道对方竟是认准了自己一般。

    “青帝,你我素无仇怨,何须如此?”

    狼牙惊恐之下,连忙说道。

    狼牙根本没有考虑过应战,连“鬼尊”都只能在对方面前仓皇逃窜,自己算老几?

    “你是姬霄的人。”

    对方如此果断的求饶也让谢远一愣,出于道义,谢远还是给了一个他必须死的理由。

    “别啊,青帝,我其实是七王子的人!”

    狼牙一边逃窜,一边连声道。

    “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三王子之母曾经dú杀了七王子之母,所以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见自己的速度甚至不及谢远的一半,惊慌的狼牙急忙说道。

    远处的姬霄脸色yīn沉了下来,但狼牙却根本顾不上了,“我说的都是真的,青帝,我发誓!”

    “有趣。”谢远淡笑一声,脚下步伐却是根本没停,“但这关我屁事?”

    “青帝,这是我全部家当了,其中还有一块‘神通石刻’!”

    眼见谢远越来越近,满脸绝望的狼牙抛出了自己的储物戒,同时压低声音说道,“若青帝有机会来荒州王庭,我再送上一份大机缘,天道为证,否则不得好死!”

    谢远这次是真的愣住了,随手接过了对方的储物戒,见对方拔腿就跑,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追击。

    因为左边的姜夜好像快撑

    不住了。

    ……

    姜夜不是快撑不住了,是已经撑不住了。

    若非无面一直站在原地,只是以那锁链拍击,只怕姜夜早就嗝屁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此时身上也已经被那锁链拍打出一条条青肿的伤痕,看上去颇为狰狞。

    同时围攻他的,还有呼延灼等四个五行强者,修为从后期到巅峰不等。

    能登上源榜之人,除了姬宵这种,皆是天才。

    也幸亏姜夜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六合境,才勉强多撑了那么片刻。

    “谢远!”姜夜耗尽体内最后一丝元力挡住了呼延灼一拳,暴喝道:“我草你大爷的!”

    骂完以后,姜夜忍不住喃喃道:“原来骂脏话的感觉这么爽……”

    “我草你大爷的侄女!”

    及时赶到的谢远一剑抽飞了呼延灼,又扯住了那袭来的锁链,翻了个白眼回骂道。

    “老子……好像要晕了……”

    姜夜站定,身形却是摇摇yù坠,十几处伤口血色喷涌。

    谢远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掌拍晕了他,胡乱往他嘴里赛了一把丹yào,随即往地上一扔。

    谢远一出现,先前围攻姜夜的四大强者都是齐齐停手,略微靠近了一些距离,一脸的凝重。

    之前谢远追杀狼牙的景象都被他们看在眼中,那般速度实在可怕,四人联手也没有信心可以制衡。

    “强者只应该跟强者厮杀,你选择去追杀狼

    牙,说实话,我很失望。”

    这时,随着一道颇为诡异的笑声,一直站在原地的无面一步步踏空走了过来。

    仿佛是有着某种默契,呼延灼等四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又拉开了距离,分立四方,隐隐截断了谢远的所有退路。

    谢远品了一下,随即摇头,“你这语气和曾经我遇到的一个人很像,唔,你们实力好像也差不多。”

    “是吗,那后来呢?”无面饶有趣味的问道。

    “后来他被我抽了一顿,终于能好好说话了。”谢远笑道。

    “你莫非以为你吓跑了‘鬼尊’,就举世无敌了吗?”无面轻笑道:“‘鬼尊’虽排源榜第七,但在海州强者之中,他可是出了名的怕死,我却是根本看不上他。”

    “谁不怕死,你不怕死吗?”

    “若是怕死,我无面也走不到今天了。”无面轻笑道,“不看透生死,又怎能超脱生死?”

    “很好,我就喜欢不怕死的。”

    谢远自语了一句,见无面已经走入百丈范围之内,他的身形也瞬间消失在原地。

    谢远从不会轻视任何一个人,这无面虽然有点装,但想必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因而谢远也很是慎重,直接动用了七成速度。

    雷霆zhà响。

    无面的身形骤然绷紧,漆黑锁链自衣袖之中狂涌而出,却终究慢了一步,只鞭打到了谢远的残影。

    无面身形暴退,眨眼便挪移到了十丈之外,没有五官的面孔变

    幻不定。

    刺啦!

    他身上的斗篷zhà裂,同时飞出去的,还有几根断指。

    无面悚然,但却是并不惊慌,他看着身形重新凝实的谢远,沉声道:“你比传闻中还快。”

    无名山脉一战过后,最广为流传的便是谢远神鬼莫测的速度和疑似六合境的修为。

    六合境的修为不算什么,身法如此之快才是可怕。

    这意味着在同阶之中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而下方,已经重新苏醒过来的姜夜躺在废墟之中,却是有些疑惑。

    这就算快了吗?

    他是见识过谢远真正的速度的,虽然不知道谢远为什么总喜欢藏一手……

    不对,以谢远的xìng格真的会将一切都展现给自己看吗?

    在认真思索过后,姜夜觉得谢远应该不止藏了一手,可能是两手……

    半空中的谢远并不知道姜夜在评估他的实力,他盯着无面略微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歪门邪道,你好像不是人类的躯体?”

    刚才那一瞬间,他的剑光碰触到了无面的躯体,但给谢远的感觉有些古怪,否则对方就不是被切掉几根手指这么简单了。

    “为了变强,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无面轻轻一笑,却是并不在意,他的断指在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出来。

    “可是也没有很强啊。”谢远摇头。

    无面一怔,随即冷笑,“你莫非以为凭借你这身法

    就能奈何我?”

    谢远懒得再废话,能否奈何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身形一闪,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无面这次没有退后,他扯掉了身上本就破碎的斗篷,露出了一具极其消瘦的躯体,那躯体之上竟满是细密的黑色鳞片,恍若蛇的躯体一般。

    “大蛇丸?”

    一剑杀去的谢远忍不住走了一下神。

    无面对于这种听不懂的话自然不会接,他身体微微一抖,那些鳞片恍若活了过来一般,化作一条条黑色锁链,迎风暴涨,竟是眨眼间便布满了周围的百丈空间。

    已经突进到十丈之外的谢远,毫无防范之下也瞬间被锁链牢牢捆住,显形在了半空中。

    “这就是你的依仗?”

    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的谢远好奇的左右看看,开口道。

    “你竟还有力气说话?”无面有些意外,随即想到了什么,释然道:“看来你还修炼过炼体法门……”

    他身上的鳞片取自一种名为“囚”的上古神兽的尸体,幻化出来的锁链十分狠dú,不仅有禁锢之能,还有腐蚀之效。

    常人若是被如此禁锢,除非实力远胜于他,否则都是痛苦不堪。

    但看谢远波澜不惊的表情,那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了。

    虽然极东之地的修士大多不重视炼体,却也总有少数修士在修为陷入瓶颈时会选择淬炼ròu体,若到了一定境界,也会给实力带来不小的增幅。

    而此刻

    ,无面便将谢远归为此类修士。

    也只有淬炼过ròu体的修士,能勉强抵御这锁链的腐蚀。

    “淬炼过几天。”谢远点点头。

    自藏书阁得来的《磐石诀》他的确简单的修炼了一下,后来发现要见成效的时日颇久,谢远就先停下了。

    “是几年吧?”无面有些好笑,没想到对方这个时候还要嘴硬。

    他随即又恍然道:“这样一来,你的身法如此之快也就能解释了,你们天阳门的‘风雷九动’我也算熟悉,虽不见你的容貌,但你能登上源榜足以说明你的年轻,想要修炼到圆满境以你的年纪绝无可能。

    但你淬炼了ròu身,再加上你足以傲视同辈的大成境身法,便有了如此速度。”

    “听起来很有道理。”

    谢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点点头。

    “可惜。”这时,无面又是摇头,有些不屑的说道:“你一味地追求身法,却忽略了其它方面,当身法被克制之时,你便一无是处!”

    这时,等了一会的姬霄终于飞上天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靠得太近,只是恨恨看了一眼谢远,问无面道:“他真的不能动弹了吗?”

    “少主放心,这是我的绝技‘囚天’,极少动用,但至今尚未失手过,曾经便有一个六合境强者被这锁链生生磨灭了一切,至死都未能挣脱!”

    无面傲然道。

    姬宵一听放心了不少,他冷笑着盯着谢远,下令道:“将他双手双脚都给

    本宫砍下来,留他xìng命,我还要请他去王庭做客呢!”

    一听姬宵此言,哪怕是无面都不禁同情的看了一眼谢远。

    谢远见无面踏着锁链朝自己走来,而那姬宵只敢躲在远处看着,不由失望的叹了口气,“一个不怕死,一个太怕死,真是伤脑筋。”

    谢远的声音太小,无面也没听清,他只是摇头失笑道:“现在求饶不觉得太晚了吗,青帝……呵呵,你也配称帝?”

    谢远看着一点点走近的无面,忽的问道:“所以就这?”

    “什么?”无面一愣。

    “这就是你压箱底的手段了吗?”谢远笑了笑道,“其实我刚才感受了一下,还算不错,若是修为无法碾压你之人,一旦中招极难挣脱,你也足够谨慎,一上来就出了全力,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无面没来由的有些心悸,脚步下意识慢了不少。

    “只可惜,你完全不了解我。”谢远轻声道:“上次和你一样语气的那个人有人救,你恐怕却没那么好运了。”

    话音一落,一阵恍若玻璃不断碎裂的声音在这长空之上骤然响起。

    咔咔咔……

    一道道裂痕以谢远为中心,瞬间布满了所有捆住他的锁链。

    轰!

    还不待无面反应过来,那些锁链已经尽数化为了碎片,随风凋零。

    “你……这不可能!”

    瞬间遭受重创的无面身上有血yè渗出,他惊怒jiāo加的大喊了

    一声。

    剑光划过天际。

    斩月剑森han的剑芒最终停留在了无面的脖颈上。

    距离实在太近太近,就算换成荆不归来施展这式生死剑法,无面的结局也是一样。

    “你……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青帝,好一个青帝啊!”

    在最后时刻仿佛明白了什么的无面惨笑一声,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嗫嚅了一下,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头颅滚落,只在脖颈处留下了一个光滑至极的切口。

    神魂俱灭!

    这番变故看呆了所有人,除了两人。

    早在谢远刚开始询问无面这就是他最厉害的手段吗的时候,呼延灼和姬霄心头就已经涌上了十分不好的预感。

    这是被追杀了无数次之后的直觉。

    “快逃,少主!”

    号称可以排进源榜前五的无面就这么瞬息间被反杀,呼延灼几乎毫无犹豫,一把拉住了身体有些发抖的姬霄,转身就逃。

    “为什么啊?”

    双眼无神的姬霄被呼延灼拉着逃遁,整个人如木偶一般,他心中是在无法理解,见这样都无法抗衡谢远,真的还有机会活命吗?

    “少主,打起精神来,之前无面说过,云尊就在附近,我们可以向他求援!”

    呼延灼见姬霄满脸绝望,忍不住出声道。

    “云尊?”姬霄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眼睛慢慢又亮了起来,“不错,还有云尊在,他

    可是货真价实的源榜第五,绝对不是无面这个废物可比……快,我们去找云尊!”

    喜欢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请大家收藏:()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更新速度最快。

    支持(2937827801)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首页留言!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