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我偶尔脾气不太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在刀上?”

    谢远听得有些懵。

    人体在凝聚神识之前,三魂七魄皆不显,又怎会寄存在一把刀上?

    更何况,当时的陈之桃不过是个婴儿……

    “是有些诡异。”陈知秋点头,“但这是事实。”

    “我和门主、四长老翻遍藏书,又拜访过一些古老的炼器宗派,隐隐有些猜测,这可能是某种极其特殊的炼器手段。”

    “炼器手段?”

    “具体的情况很复杂,但简而言之,有两种可能……

    第一,以魂魄去孕养长刀,这种方式孕养出来的灵器比之普通的灵器强大数倍,从表面看之桃也符合这种情况。

    她一旦拔刀,甚至可以三才境的修为战四象强者。

    但风险也是极大,因为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谢远恍然,“难怪小陶整日刀不离身,却从未见过她拔刀……那第二种可能呢?”

    “第二种,则是以魂魄去供养长刀!

    孕养和供养,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也就意味着,如果是供养的话,那长刀才是主人,而之桃,只是刀奴。

    再简单点说,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有人想将之桃生生变成器灵……”

    “器灵?”

    谢远皱眉。

    他虽然对炼器不算精通,但也有大体的了解。

    器灵一说,虚无缥缈。

    传言只有远

    古神灵打造的武器,也许蕴含器灵。

    再强大的武器无论如何孕养终点就是灵器,灵器可能会有些灵xìng,但却不会有智慧。

    “若真有人可以炼制出器灵,那已经超脱了灵器的范畴,或许该称之为……神器?”

    “以活人魂魄去祭炼武器,如此邪恶之手段,也配称神?”

    谢远却是冷笑。

    “无论是神还是魔,但以之桃这十几年的情况来看,却极像是第二种可能……”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把刀这些年来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吞噬之桃剩余的魂魄……而如今,小桃只剩下了一魂三魄。”

    “没有办法遏制?”

    谢远眉头皱的更深。

    若照陈知秋所说,当所有魂魄被吞噬时,陈之桃便会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也就是所谓的“器灵”。

    “以前用过一些法子,否则也不可能拖上十几年。”陈知秋轻声道,“这长刀太过诡异,本身便有噬魂之能,偏偏它与之桃本命相连,若毁了长刀,则之桃也不可活……”

    陈知秋说着,示意一直沉默旁听的阿伟走近。

    “阿伟xìng子木讷,甚至可以说有些呆傻,但他并非生来如此,他会变成现在的模样,只是因为他也缺失了部分魂魄罢了。”

    “不知是何缘故,这长刀的噬魂之能每三年便会发作一次,而前两次,都是阿伟救了之桃……”

    陈知秋的声音之中有着歉疚和

    自责。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联想到在“神陨之地”时陈之桃恳求谢远出手去救援阿伟,曾说过“二师兄救了她很多次”,谢远已经隐隐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那后两次呢?”

    “便是靠这阵盘了……”陈知秋指了指那近乎破碎的阵盘,“这是门主在一古老的炼器宗门寻得,有封印之效,可以在长刀发作之时短暂压制,但这一次,只怕是撑不住了。”

    谢远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那七长老希望我做什么?”

    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虽然谢远心中还有许多疑惑,比如为何长刀三年会发作一次,又比如外面那些罪囚呆滞的眼神,其实突然想想,和阿伟也有些相似……

    但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因为他知道,陈知秋找他来并非为了解释什么,必定是有所求。

    “我希望你去一个地方,取一些东西回来。”陈知秋转过身,目视着蜷缩的陈之桃,轻声道:“之桃在睡梦之中也曾数次呢喃你的名字,想必在她心中,你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吧……”

    “去哪里,取什么?”

    “你可知道‘不周山’吗?”

    “不周山?”谢远一挑眉,“青州有这个地方吗?”

    “有。”陈知秋丢给谢远一玉简,“不周山也是禁地,不过和‘神陨之地'不同,其成为禁地并非是其中有什么不可测的危险,而是人为封禁。”

    谢远接过玉简,玉简上并未设有封印,其

    中的信息在接触刹那便传进了谢远的脑海。

    上面是一幅地图,标注了“不周山”的所在,同时也有一些简单记载。

    “青州巡守使封禁?”谢远一怔。

    “不错,那里出产一些珍稀资源,历来都被巡守使麾下的青州卫把持,不过最近‘青州之子’的争夺再开,那里的封禁便会撤消。”

    “这不周山和青州之子的争夺有关系?”

    “当然,你以为‘青州之子’只是一个虚名吗?若是如此,又岂会人人心动?”陈知秋负手道:“你可知上一个‘青州之子’是谁?”

    “林惊龙?”谢远略一沉吟说道。

    “你知道?”陈知秋讶然。

    “猜的。”

    “也是,除了他还能有谁。”

    提到林惊龙,陈知秋眼中也闪过感慨之色,“所谓‘青州之子’,就是得到青州意志承认的气运之子。”

    “这是一份真正的大机缘,当年林惊龙何等惊才绝艳之辈,却也是在得到‘青州之子’气运加持之后,才能在短短时间成长为一代巨擘,铲灭魔教。”

    “我却觉得,你或许也该去争一争。”

    陈知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谢远。

    “我?”谢远淡淡一笑,“我就算了,说这句话可能有点装bī,但的确是我的真实想法……”

    “我从不给人当儿子,就算是整个青州也不行,它要认爹的话我还可以考虑一下。”

    陈知秋愣了

    愣,随即问道:“装bī是什么意思,装蒜吗?”

    “差不多吧。”

    “那你这话……确实很装bī。”

    陈知秋走到长刀面前,握住了那刀柄,用力一抽。

    锵!

    好似恶魔的咆哮,长刀出鞘瞬间的鸣叫完全不同于普通金铁。

    陈知秋没有完全拔出长刀,刀刃只露出了一尺。

    那刀刃好似无瑕的血玉,上面有着淡淡的白芒缠绕,显露出一种妖异的美感。

    只是那血玉之上,此刻却有着层层黑色纹路封锁,破坏了那份美感。

    “我yù以合金之法重铸此刀,或许能从根本上解决隐患,但此刀本身的材质太过高阶,遍数青州,唯有不周山的神石也许可与之相融。”

    “神石?”

    “嗯,不周山有一条神石矿脉,传闻百年方产一斤……而重铸此刀,至少需要半斤神石。”

    “天阳门强者如云,为何非要我去?”

    谢远沉默过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因为‘不周山’也有些特殊之处,相传,那里曾是上古神魔历练和选拔后代之所,唯有骨龄三十以下的年轻一辈方可踏入。”

    “还有这种限制?”

    谢远这才明白为什么陈知秋会找上他。

    “不错,强如门主也无法强行进入,本来天阳门甚至整个青州年轻一辈最强者当属赵无极,可惜赵无极已经三十有二,此次无法参与。”

    “阿伟和张青木也超过了年龄限制,至于齐欢、周生生等人,或许不错,但也强不过荆不归等人,况且,他们在明,而你在暗,这才是你最大的优势……”

    有些话陈知秋没有明说,但两人都已经默认。

    其他人或许想不到“神陨之地”中那个顶着诸多名头的神秘人是谁,却瞒不过陈知秋。

    “荆不归还没有三十?”谢远挑眉。

    “荆不归只有二十七岁。”陈知秋笑道,“能被好事之徒尊为‘惊天七子’之首,可不是浪得虚名,他甚至比同年纪的赵无极还要强,不仅荆不归,夏侯无极和狄阳也不过三十,还有一些青州各地的天才出世,此次‘不周山’也算得上是风云汇聚。”

    “‘青州之子’必须在不周山上才能授冠,你若不想参与名号争夺那更好,只需取回神石……”

    “我不会让你白出力,这储物戒里有一些薄礼,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谢远没有回话,他走到床榻之前,目视着那蜷缩的少女,睡梦中的少女兀自在不断呢喃,似乎只要不停的说话便可以减轻一些痛苦……

    略微迟疑之后,谢远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少女的脸颊。

    “好。”

    谢远终究吐出了一个字。

    陈知秋讶然回头,脸上有着意外之色,或许是没想到谢远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只是有些话我需要说在前面。”

    谢远淡淡一笑,转身向外走去。

    “我会尽力而为,但我这个人惜命,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情。”

    “七长老最好做两手准备,虽然不知道另外一个法子是什么,但我觉得您应该不至于将全部希望放在我身上……”

    “另外,此事过后……”

    谢远的脚步顿了顿。

    “往日恩情,一笔勾销。”

    “储物戒我就不拿了,等我取回足够的神石,七长老也为我打造一把刀,就当是报酬吧。”

    “不用送了,也别让那些人再盯着我,我为人和善,但偶尔脾气也不太好,万一产生什么误会,七长老只会难做。”

    ……

    目视着谢远的身影消失在隧道深处,陈知秋的脸色复杂至极。

    他挥了挥手,这山洞之中的yīn影处便凭空浮现了八人。

    他们身穿灰衣,身上溢散着淡淡的危险气息,此刻分八卦方位站立,俱都垂头,静静等候着陈知秋的命令。

    “他发现了吗?”

    陈知秋喃喃了一句,随即又自嘲道:“是我做错了吗……阿伟,你说师尊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可是啊,我查过他,他的出身干净得毫无问题,那他又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青州青州,表面承平多年,暗里却是汹涌无数,我如何敢推心置腹,如何敢毫无防范,如何敢啊……”

    阿伟茫然的看向陈知秋,他听着陈知秋的自言自语,挠挠头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或许

    是眼前的情景对他而言有些过于复杂了。

    ……

    走出密道,那如芒在背的感觉也完全消失。

    天空依旧澄澈,谢远深吸一口气,收起了扣在手里的诸多物件,收拾了一下心情往山下走去。

    他之所以最终会答应,倒不完全因为陈知秋往日的恩情和一柄灵器,而是因为在靠近床榻的时候,谢远终于确定,原来陈之桃呢喃的话语中,果真有他的名字……

    “谁让我朋友不多呢?”

    谢远看向天边斜阳,懒散的笑了笑。

    但随即,谢远又猛地想到了一个问题。

    按照陈知秋的说法,长刀发作应该有一段时间了,陈之桃应当也不是才陷入昏迷之中,那么问题来了……

    小树林的提篮,又是谁放的呢?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