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满船清梦压星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当谢远和二狗来到张子默的住处的时候,远远便看到那空地上围了许多外门弟子。

    而一个青年正负手站在一块山石上,遥望四周,眼神淡然。

    “李哥,你真的得到了上古神灵的传承?”

    “‘神陨之地’真的遍地灵石?”

    “你还屠戮了无数龙虎山和浮光剑宗的强者,不可能吧?”

    “李哥,快接着讲啊……”

    那青年听着众人嘈杂的话语,面色十分挣扎。

    “你们不要再问了!”

    “在你们的苦苦相bī之下,我说的已经够多了……”

    “就算告诉你们一切,除了徒增让人烦恼的虚名,难道能令我的修为上涨一分吗?”

    在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时候,李晟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要记住,我辈修士,当奋发图强,衣锦夜行,如此才能领悟大道真谛……”

    “原来如此!”

    众人都是恍然。

    “难怪我入外门数年,却迟迟无法突破,原来是心境尚有欠缺!”

    “听李哥一席话,胜悟道十年,李哥,我悟了……我这就回去苦心修炼!”

    “不错,我们不要再缠着李哥了,他注定和我们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眼见外门弟子有散去的趋势,李晟又有些急了,他眼珠一转,身上气息忽然变得飘忽不定。

    一朵青色的莲花在他的头顶绽放,四周的灵气也好似受到了牵引

    ,朝着他聚集……

    “嘶,李哥要破境了!”

    “这就是晋升一元的道法异象吗?”

    一众外门弟子果然停下步伐,眼中有着羡慕和惊叹等诸多情绪。

    李晟也觉得压了这么好几天差不多了,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再来了,于是他吐气开声,冷肃喝道:“我李晟,今日晋一元,立大道,青州千年,谁与……呃?”

    李晟忽的话音一顿。

    瞪大了眼睛的外门弟子也一脸懵。

    因为李晟头顶那青色莲花在一阵扭曲之后,竟然……

    消散了。

    那般感觉,就好像有一只无形大手将它揉成了一团,直接捏bào。

    灵气退散,李晟身上的气息也归于普普通通。

    场面一时间变得死寂。

    良久,终于有弱弱的议论声音响起。

    “李哥……突破失败了?”

    “不是说,晋升一元境是最容易成功的吗?”

    “可能我们记错了?”

    也有一些人试图打圆场。

    李晟的脸色由红转青再转绿,他绷不住了,干巴巴的丢下一句“突然想起来门主还有事找我”就从山石上跳下来,快速消失了。

    没了热闹可看,颇为遗憾的众外门弟子只得纷纷散去。

    谢远和二狗这才进入了张子默的小院,张子默掏着耳朵走了出来,骂骂咧咧道:“他妈的,总算是清净了,老子连着听了三天,要不

    是打不过李晟这狗几把的,老子早就让他滚蛋了!”

    “张哥,你打不过李晟?”谢远奇道。

    “你张哥这一元境也就是唬人的,李晟那小子可是得了实打实的强者传承,虽然还没破境,但凭借一些手段,赢你张哥却不算困难。”

    张子默挥了挥手,虽然有些郁闷,倒也没有太在意。

    谢远还想问什么,这时,一道身影却是默默从后院的围墙处冒出头来,就这么贴着地面滚到了众人身前,满脸的生无可恋。

    “为什么我会在这关键的时刻晋升失败……毁了,全毁了,我李晟在外门的高大形象完全毁了!”

    李晟双眼无神的看向天空。

    谢远和张子默对视一眼,默契的走回了屋内,装作没看见。

    倒是二狗好心的蹲下身子,将李晟头顶的几颗杂草摘下,这才跟在两人后面进入了屋子。

    等三人刚刚关好门,外面骤然掠过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随即就是一声惊天的带着些气急败坏意味的哀嚎:“敲里吗啊,为什么突破还会有推迟的啊!”

    ……

    天阳门弟子此次从“神陨之地”带回了不少妖兽尸体,外门也分得一些。

    或许是因为谢远平安归来的缘故,张子默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满满做了一桌子菜。

    闻到饭菜的香味,在地上打滚的李晟也顾不上悲伤了,跑到井口随便冲洗了一下就急吼吼的冲了进来。

    “真的打起来了?”

    吃饭的时候,谢远听着张子默讲三脉大比的后续,有些愣神。

    “可不是嘛,好多去看热闹的外门弟子都看见了,先是四长老和两大宗门的人打了一架,然后门主也出手了!”

    “不过他们都是在天上打,电闪雷叫的也看不清什么情况,只知道出手的除了三大宗门之主,好像还有青州巡守使……对了,你们知道青州巡守使是干什么的吗,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在美味的治愈下,李晟这时候已经看起来正常了许多,他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巡守使?干嘛的?”

    张子默就简单说了一下巡守使的由来。

    “这么说来,我们青州其实是归这个什么东荒王朝管?”李晟满脸愕然,“可是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因为东荒王朝据说是在万重山那边,好多年以前的万重山虽然也算危险,但并非不可跨越,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万重山渐渐就成了天沟,再无人可随意通行……”

    听着张子默的解释,谢远若有所思。

    他以前也在一些典籍上看到过只字片语的关于东荒王朝的记载,但从来没有在意过。

    现在想来,只怕知道青州巡守使的人都不是很多。

    究竟是因为岁月的缘故被逐渐遗忘,还是……有人在刻意淡化?

    可能是经过了此次“神陨之地”的变故,谢远感觉自己总会把所有问题往复杂化的方向去想。

    还是做个春风dàng漾的快乐少年吧……

    谢远摇摇头,转而问起了另外一件和他相关的事情,“张哥,那大比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我问了一个相熟的内门弟子,说是最后好像各退一步,以半年为期,龙虎山和浮光剑宗各出二十万灵石,但也不再追究‘神陨之地’中众多弟子无故失踪之事……”

    谢远听得微微点头。

    大比开始之前,便有传言说整个青州的灵脉都将枯竭。

    联系到青州宗族在逐日城为了夺取资源不惜和三大宗门的天骄弟子翻脸,恐怕传言为真……

    而三大宗门以百万灵石为注,这件事本身就很诡异。

    因为无论谁输了,恐怕都不可能将这么多足以影响宗门存亡的灵石拿出来。

    而现在这个结果,天阳门已经占尽了便宜……

    最重要的是,好似谢远在“神陨之地”掀起的一些小风波,也没人会再追究了,这才是谢远最想看到的结果。

    “谢远,有个事想问下你。”

    这时,酒足饭饱的李晟突然说道。

    谢远没接话,静等下文。

    “你说,我该入哪一峰?”李晟纠结的说道,“除了大长老的灵鹫峰和二长老的凌阳峰明确不再收徒,其他五峰加上主峰,我都可以任意选择。”

    “按理说我应该去天阳峰的,毕竟是门主亲传,但又听说门主几乎不会露面,平日里只是几个执事在教导弟子,还有主峰强者太多,我

    去了肯定要夺尽他们的风头,我怕遭到嫉恨啊……”

    “然后大鼎峰也不错,还可以学习炼yào术。”

    “但我又觉得望秋峰也不错,听说七长老人很好,会的也多,关键是弟子极少,家底丰厚……”

    “还有在内门掌管诸多要地的四长老,最善养生之道的六长老……啊啊,感觉每个都不错啊!”

    谢远起初以为李晟又在装bī,后来听到张子默的解释才明白过来。

    此次进入“神陨之地”的外门弟子三十余人,活着归来的有十九人,而其中又有七人得到了上古传承。

    这七人除了李晟,其他六人回来之时便直接入了内门,被各峰长老收为亲传,只剩下李晟这厮迟迟没有做出选择……

    见他是真的茫然,谢远沉默了一下,才淡淡道:“我不知道你该选谁,这种问题别人也无法给你答案,人的一生都在不断的做选择,每个选择都会造就不同的结果,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但是……”

    “你可以去做到最好,至少,我希望你日后哪怕后悔,也不是因为自身的原因。”

    一席话说得几人都安静了,便是张子默脸上也有恍惚之色一闪而逝,不知想起了什么。

    “当然,我其实觉得主峰最适合你。”见气氛有些严肃,谢远又补了一句。

    “真的?”李晟惊喜道:“莫非你觉得唯独内门第一的天阳峰才能容纳我这等妖孽?”

    “倒不是,只是我觉得你至少有一点,已经学

    到了门主的三分真传。”

    “哦,是什么?”

    “装bī时娴熟的语气。”

    “……滚!”

    这一晚,四人坐在一起喝了许多的酒。

    谁也没有明说,但好似大家心里又都清楚,以后这样的机会或许越来越少……

    直至没有。

    谢远忽的想起一句话,应该是很久以前听到的一首歌的歌词,有时候被人引作笑谈,但其实那句话在谢远看来并不好笑。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

    谢远距离十八岁的生日其实还有几个月,但他感觉自己忽然又变老了。

    ……

    李晟喝醉了。

    今日过后,他将入内门,追寻他梦寐以求超过了二十年的道。

    他拉着谢远说了很多话,有些话谢远听懂了,有些话谢远没有,但在他意识模糊之际,谢远还是认真和他碰了一下杯。

    二狗依旧木讷的坐在角落,直至最后李晟瘫倒,他默默的背着李晟回去了。

    至于张子默,早就不知何时倒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粗豪的面孔在烛火的映照下有一丝沧桑之感。

    谢远站起身,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残羹推门而出。

    清冷的夜风拂面而来,让有了几分醉意的谢远驻足。

    今晚没人问过谢远在“神陨之地”经历了什么,也没人问他以后作何打算。

    好似在三人的潜

    意识之中,就已经认定了某些东西,然后默契的避开。

    谢远抬头,看着漫天星辰,一边向住处走去,一边轻声吟道: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

    夜已深。

    一道身影从天阳内门轻盈的掠出,直奔外门。

    不多时,那身影来到外门最深处一座孤零零的小屋旁。

    “门扉上贴了几张怪里怪气的人物画像,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来人嘀咕了几句,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了院落,来到了小屋的窗户旁。

    伸出青葱一样的手指在窗户上chuō了个洞,来人透过月光,隐隐看到床上躺着一道身影。

    吱~

    以最小的声音推开没有上锁的门,来人走进了屋内,径直来到了床边,在黑暗中也闪闪有光的乌黑眼眸注视着那熟睡的侧脸。

    良久,来人从怀中掏出了一把han光森森的匕首,作势yù辍,接着又在那熟睡之人的脖颈上比划了几下。

    “噫,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唔,好大的酒气,喝醉了?”

    来人想了想,又把匕首收起,接着在床沿坐下,然后将脸颊探了过去,就这么盯着那熟睡的侧脸,似乎是在比较着什么。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脸颊越探越低,这时,床上熟睡的人霍然睁开了眼睛,眼中有着恶梦惊醒的惶然之色。

    “你……你是谁?”

    谢远假装无措的

    坐起身来,退到床角,惊道。

    但他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

    他喵的。

    修为高了之后就连想安生的睡个觉都越来越难了。

    稍有点风吹草动,想不醒过来都不行。

    所以高手都喜欢住在最高的地方……

    原来就是因为失眠吗?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