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三章 熟悉的味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还差一人……”

    除了少数人想不明白动作稍有迟缓,大部分人都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往后退去。

    而也就在同一时间,朱蓟、杨三鼎、林镇州、秦雷等四人同时掠出!

    四人目标明确,直扑人人带伤、状态最为低迷的天阳门众人。

    荆不归等人都护着己方受伤的弟子,紧盯着剩余的青州强者,并没有动作。

    天阳门众人面对四大五行强者的联手突袭,都是面色凝重。

    “李师弟,快退……呃?”

    刚刚是张青木和谢远站在最前方,张青木下意识就想拉着谢远后退,却是抓了个空。

    转头一看,却发现谢远不知何时早已退到了最后方,正和林清浅站在一起。

    “师弟动作好快!”张青木有些讪讪。

    林清浅看了一眼谢远,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师弟有些好奇,随即若有所思。

    这时,只受了些轻伤的赵无极已然拔刀而起,狂笑一声。

    “有种冲我来,我赵无极以一敌四又有何惧?”

    四人没有说话,杨三鼎主动停留,接下了赵无极的刀。

    “一个人可不够!”赵无极冷冷一笑,身上气势竟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再度暴涨一截!

    五行境七重天!

    “五行境后期!”

    “他刚才隐藏了实力!”

    五行境中期和后期一个小境界之隔,实力却是至少要上涨

    三成。

    而杨三鼎,不过是五行境二重天的修为。

    看着瞬间变得左支右拙的杨三鼎,秦雷也只得留了下来,和杨三鼎联手御敌,赵无极却是独自一人挡住了两人。

    朱蓟和林镇州则是脚步不停,两人都是五行境四重天左右的修为,巨大的压力朝着天阳门众人扑面而来。

    全身染血却想要冲出去的阿伟被张青木按住,他怒喝一声:“你别动,保护其他人!”

    手中一颗呈现黑红二色的丹yào出现,张青木毫不犹豫的吞下,面色瞬间涨得青紫,身上气势却是不断暴涨,眨眼跨越了五行境的界限。

    “也算我一个吧。”周生生轻叹一声,手中黑色木剑寸寸断裂,而他身上的气势却是节节攀升。

    齐欢不言不语,只是淡淡一笑,第一次抽出了腰间的玉色长笛,放到嘴边。

    悠扬的笛声响起,化为点点青芒没入了张青木和周生生体内,让两人气息再次跃进,隐约触碰到了五行境三重天的边缘。

    三人联手,终于是将林镇州和朱蓟拦了下来。

    其余天阳门弟子都是松了口气,谢远却是喃喃道:“我就知道,这世上还是银币多,居然都藏了底牌!”

    “可这朱蓟和林镇州活了一大把年纪,难道就是傻狗吗?”

    仿佛是印证谢远的猜想一般,变故陡生。

    林镇州身上气势骤然大涨,瞬间提升到了五行境六重天左右,他手掌一挥,直接镇压住了张青木和周生

    生,而朱蓟却是大笑一声,轻松突破了三人的封锁,身形鬼魅般消失。

    阿伟大吼一声,挥舞着陨天锤不顾一切拦在了还活着的两个师弟妹之前……

    结果朱蓟并没有攻过来。

    正愕然间,天阳门众人仿佛都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头看去。

    果然,朱蓟已经站在了林清浅和谢远面前。

    谢远眨了眨眼睛,隐约间好像有点无奈和无辜的意味……

    不过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没放在他身上,只有道道惊呼响起。

    “林师妹小心!”

    谁也没想到在这种时刻,朱蓟的目标依旧是林清浅,或者说还有她手中的惊龙剑。

    林清浅反应并不慢,第一时间踏前一步,隐隐将谢远拦在了身后,她眼中决然之色一闪而逝,惊龙剑光华大亮,似有哀鸣响起。

    谁都能看出来,林清浅要拼命了……

    “林镇州,还不动手?”似有什么忌惮,朱蓟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而是高喝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立牌坊吗!”

    林镇州一边压制着想要回援的周生生和张青木,一边叹息一声,“也罢也罢,我却要真正对不起惊龙了……清雨,动手吧!”

    众人不解看去,却见林清雨站在远处并没有动弹,只是手腕翻转间,掌中出现了一个泥塑的小人。

    那小人身上有淡淡光华流转,看其模样,竟是和林清浅有六七分相似。

    “本命泥塑!”赵无

    极脸色yīn沉下来,已经隐约猜到林清雨要做什么,他暴怒道:“林镇州,好一个狼心狗肺的老畜生!”

    发狂的赵无极刀法更加惨烈,但秦雷和杨三鼎不顾损伤拦住了他,他一时间难以摆脱。

    正在看着林清浅背影纠结这女人为什么要主动挡在前面让我变得很不好意思的谢远,听到“本命泥塑”四个字也是一惊。

    本命泥塑,一般都是宗族子弟所立,与魂魄相牵引,立像之人若在外历练身陨,魂魄消亡,则泥塑破碎,以此通知宗族。

    本命泥塑造价比传讯符便宜许多,因而在宗族之间广泛应用……

    但本命泥塑还有另外一个作用,若人尚存活,但泥塑破碎,则会对魂魄产生极大的伤害。

    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赵无极破口大骂的时候,林清雨已经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手中的泥塑。

    齐欢不再吹曲,回身想要救援,但短短数丈距离,此刻却是变得难以跨越。

    泥塑破碎,林清浅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嘴角有着金色血yè流淌而出,身上升腾的气势也迅速衰败。

    她死死的抿着嘴唇,漆黑的瞳孔之中倒映着朱蓟抓来的手掌,身躯剧烈摇晃了几下,却是不愿意就此栽倒……

    恍惚之间,林清浅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但却有些chuō人的怀抱之中。

    这个人身上好像有许多瓶瓶罐罐和盒子,他为什么带着那么多东西……

    迷糊了数息,林清浅一咬舌尖,在痛楚

    的刺激之下,眼前模糊的景象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

    耳边是元力碰撞的声音和呼啸的风声,鼻间则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林清浅定定看着那近在咫尺不断飘动的黑袍,却是恍然明悟。

    难怪刚才会觉得眼熟呢……

    原来是他,只不过……

    这次他多戴了一个面具呢。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