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招魂(三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混账!”

    狄阳和夏侯无极被阻,只能眼睁睁看着龙虎山弟子疯狂厮杀,甚至有出现同门相残的迹象。

    两人勃然大怒之下,对朱蓟也是发起了疯狂的进攻,而朱蓟虽然不断被打得吐血倒飞,但是他反而大笑了起来,不惜燃烧灵宝也要阻碍两人脱离。

    “现在才想抽身而退?”

    “太迟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哼,哪有那么容易!”

    “要走可以,把命留下吧,哈哈哈……”

    朱蓟的面容略显扭曲,和之前判若两人。

    “荆不归!”狄阳和夏侯无极一时间难以摆脱朱蓟,只得断喝道。

    荆不归面若han霜,手中剑光越加犀利,甚至已经切掉了秦雷数个手指头,但全身满是伤痕的秦雷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赵无极被林镇州阻拦,秦雷挡住了荆不归,狄阳和夏侯无极被恍若拼命的朱蓟拖住,掘墓人还在和杨三鼎僵持……

    周生生、齐欢、阿伟、惊天七子的其他四人……他们都已经从那嗜血状态之中惊醒过来,只是却已经深陷泥潭,每个人都被战局拖住,根本无力改变眼前的局面。

    张青木牢牢护住了林清浅,大脑急速运转,试图找到破局的方法。

    身后有了动静,林清浅从入定之中醒了过来。

    “林师妹,你醒了?”张青木一边与青州强者jiāo手,一边快速道:“此地有诡异,我们须想个法子尽快脱离!”

    “我看到了。”林清浅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她紧了紧手中的剑,看了一眼地上死不瞑目的大鼎峰三弟子,有一瞬的怔忡,随即她抬头,张口冲不远处的林镇州说道:“惊龙剑给你,放他们走。”

    “傻姑娘,迟了,迟了。”掘墓人摇头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林老鬼怎么可能答应?他们有他们的算计,你不懂的……”

    “清浅,事已至此,有些事老夫也无法控制了。”林镇州摇头,手中动作却是没有停缓,即便已经在赵无极的刀下衣衫破碎,胡子都被削去了半截,但却寸步不让。

    “前辈为何不出手?”林清浅看向掘墓人,“前辈隐藏了实力不是吗?”

    掘墓人一怔,随即冷笑道:“丫头,你好像管得太多了,莫非你以为我刚才救你一次,就是跟你们一伙的吗?”

    不知为何,掘墓人好似突然有了几分怒气,手中动作也凌厉了几分,杨三鼎顿时变得狼狈不堪……

    骤然,掘墓人身上气息一滞,他疑惑的抬头看向东边。

    “是谁……此地还有其他人在?”

    不多时,在场五行境以上的高手都有了一些感知,俱都抬头朝东面看了一眼。

    迷雾如海浪一般被破开,露出了一道身影来。

    看到那熟悉的黑袍和银色面具,张青木愣了愣,“李师弟?”

    随即张青木大感欣慰:“你还活着?快过来这边!”

    在张青木揪心的注视中,谢远惊险

    至极的穿越了战场,来到了张青木身后。

    他看了一眼林清浅,有些好奇这女人又在发什么呆,为什么每次见到她她都在发呆……

    在场众人见来人只是一个天阳门弟子,瞥了一眼以后就没有再过多关注,唯独掘墓人多看了谢远几眼,眼中有着一些疑惑掠过。

    谢远倒没特意去看谁,他扫了一眼血腥至极的战场,越发觉得内心的猜想为真。

    “李……”

    “张师兄,必须阻止他们,不能再杀下去了!”

    张青木本想询问谢远刚才去哪了,闻言也反应过来此时情形危急,他点头道:“你来了就好,你林师姐受了重伤,还未恢复过来,此时无法出手,你便在此处护住她,我去解救其他同门,等会我们择机一起突围!”

    “不,张师兄,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必须阻止所有人,不止我们天阳门……其他人,也不能再死了!”谢远凝重道。

    一边说着,谢远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页薄薄的金色纸张,正是圣页。

    “师弟,你疯了?”张青木牢牢按住了谢远的手掌,愤怒道:“你要用如此珍贵的灵宝救这些人?他们都是我天阳门的仇敌啊!”

    “张师兄,你难道就没发觉此地的特殊吗?”谢远不得已之下,只好赶紧解释起来。

    “这绯红雾气有问题,似乎可以迷人心智,让人逐渐沉沦在杀戮之中,不惧生死……”

    “仅仅如此吗?”见张青木还是迷惑,谢远只

    得拉着张青木往旁边走了几步,手中元力一动,震散了部分雾气:“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顺着谢远手指看去,张青木看到了一条条沟壑,从各个方向延伸而来的沟壑好似在朝着青铜宫殿的方向汇聚,其中有不少沟渠,此刻都有鲜血在其中缓缓流淌……

    “这是什么?”张青木呆了一下。

    “师兄见识广博,你觉得这是什么?”

    “沟渠呈现龙蛇之形,方位暗合八卦,这是……阵法?”

    “不错,那师兄觉得,什么样的阵法需要以鲜血铺垫?”

    张青木若有所思,但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师兄看过《招魂录》吗?”谢远等了几秒,见张青木还没想起来,只得再度提醒道。

    “藏书阁四楼的那本魔道禁书?”张青木霍然惊醒。

    “不错,我恰好不久前翻阅过那本书,而我在书上见到过的鬼怪图,刚刚我迷路的时候也见到了,就雕刻在一块石碑上,而那石碑旁边,便是这样的一条引血沟渠……”

    “石碑……鲜血……厉鬼……血祭?这是血祭阵法?”张青木喃喃几句,大惊道:“是那《招魂录》上记载的‘五鬼搬门阵’?”

    “不是。”

    张青木正莫名松一口气的时候,又听谢远幽幽叹息道:“‘五鬼搬门阵’只需献祭五人xìng命,而我刚才绕了一下内城,这里总共有十八条沟渠,也就意味着,要足足十八个四象强者的鲜血,才能填满这沟渠……”

    “十八人?”张青木面色惨白,双眼失神,“那是什么阵法?”

    谢远知道他已经想到了,只是不愿相信,他摇摇头,替张青木说了出来。

    “不错,就是‘万鬼往生阵’。”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