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六章 溜了溜了(三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逐日城从高空看不过数十里长,但行走在其中却有一种看不到尽头的错觉。

    越是往前,雾气越是浓厚,两旁的建筑明明都是一片破败,但却透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恍若那些断壁残垣之后,有一双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众人。

    谢远皱眉打量着四周,实际上从刚刚和赵无极出来开始,谢远就察觉到了一些异常,但他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那种感觉就好像四周原本是一潭清水,现在却渐渐变成了泥沼,但你身处其中,根本找不到变化的源头。

    “张师兄你可知道逐日魔教的印记是什么含义吗?”一边赶路,看着四周建筑上那随处可见的图案,谢远问道。

    图案是一截尖牙刺穿了太阳,而太阳还在滴血。

    “不知道,逐日魔教在青州传承数千年,除了一些古老宗门,谁也说不清他们的来历,但那些宗门都在岁月变迁之中没落了,许多记载已经遗失。”张青木摇头。

    “除了穿城而过,就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抵达东面出口吗,比如绕城?”

    “逐日城的构造便是如此,除了东城西城,就只有内城,城池外围有不少当年遗留下来的禁制,危险无比,所以从城中穿过反而是最安全的路,况且,既然林师妹的踪迹出现在此,大师兄是不会放任不管的……”

    “所以说爱情使人盲目,孤独才能终老啊……”

    “咳咳,师弟,莫要胡说!”张青木又开始咳嗽了,但过一会

    他又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也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大师兄平日里多潇洒张狂的一个人,一旦涉及林师妹,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林师姐对大师兄有那个意思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林师妹一向独来独往,好似连朋友都没几个……

    唉,其实林师妹小时候不是这个xìng子的,当年我奉师命去青州林家,曾经见过林师妹一次。

    那时候的林师妹只有两三岁大,却是活泼可爱,xìng子闹腾,可惜自从那次变故之后……”

    “林家……林惊龙便是林师姐之父吗?”谢远早有猜测,此刻顺口问道。

    “不错,虽然天阳门无人提及,不过这也算公开的秘密了,林师妹是林惊龙的独女,而林惊龙作为当代林家中兴之主,林师妹当时也算是集万千宠爱为一身了。”

    “我印象之中,林惊龙虽然陨落,但林家依旧是青州一等一的豪族吧,为何青州宗族还敢对她动手?”

    “只能说人心叵测了,况且……说不定带头的就是林家之人呢。”

    “这么黑暗?”谢远听得一怔。

    “黑暗?不错,是很黑暗,看来李师弟你也想到什么了。”

    张青木叹息。

    “家族争斗,常常在暗地里进行,一旦揭开,远比宗门争斗冷酷血腥的多,林惊龙虽是不世人杰,镇压青州的一代强者,但活着的时候得罪的人太多,只怕林家内部也有诸多不同的声音,最重要的是,这些年来

    ,一直有一个流言在外流传……”

    “当年逐日魔教覆灭,但正道的征伐大军却没有获得多少好处,有人说在攻破魔教的时候,林惊龙便让人暗中将所有宝物隐匿起来,而林惊龙的惊龙剑,就是开启密藏的钥匙!”

    “什么?”谢远一惊。

    “吃惊吧?当时我听到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那可是逐日魔教的遗宝啊!

    他们统治青州数百年,谁知道积攒了多少宝物?

    所以我才不信,若是真的,门主也不会把惊龙剑给林清浅了。

    如此重大的宝库,岂是她能守得住的?”

    他脑海中瞬间想到之前林清浅遇袭的事情。

    谢远一度猜测是不是浮光剑宗和龙虎山派人干的,目的是为了清除天阳门的精英弟子。

    但此刻听张青木这么一说,谢远又变得不确定了,好像青州宗族也有了嫌疑……

    咦,我想那么多干嘛?

    谢远揉揉眉心,觉得自己越过了“听八卦”的界限。

    不过……

    “张师兄,问你个问题,这个世界的女孩子嫁人的话……有嫁妆的说法吗?”

    张青木一时间没跟上谢远的脑回路,迟疑半天才答道:“若按照世俗之礼,应当是有的,至于修道之人,好似没有那么多讲究,不过修行之人大多是坚毅之辈,若是认准一人,往往至死不渝,生死相随,这些俗礼反而也不重要了。”

    “嗯,也

    就是说假如张师兄你找了个道侣,那她的就是你的,不管什么都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可以这么理解吧?”

    “呃……好像可以吧。”

    张青木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也没有否认谢远的说法。

    “这样啊。”谢远摸着下巴,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间神思有些恍惚。

    轰隆!

    半空之中隐约传来一道震耳yù聋的声响,引得众人抬头。

    “李师弟的‘圣页’破碎了!”

    “暂时不必管他们,他们要追来也没有那么快,先去找林师妹。”

    众人心中生出了几分紧迫感,表情却也没多少变化,甚至眼中隐约还有着一丝燃烧的战意。

    谢远看得叹息,为什么就不能握手言和互相说一句“是在下输了”,然后大家一起高高兴兴的结伴回家呢?

    可惜三脉之间二十年的恩怨纠葛是不会如此容易化解的。

    这几日穿行于“神陨之地”,谢远的感受过于深刻。

    若说普通弟子之间还有认输的可能,那在这些精英弟子的争斗之间,认输只是一条无用的规则。

    谁会低头?

    谁又愿意?

    谢远甚至明智的从一开始就没有提过这个话题,那只会引起天阳门众人的集体反感。

    “无法兼济天下,便只有独善其身啊。”谢远渐渐落到了最后,他拍了拍阿伟的肩膀,在对方不明所以的下意识笑容之中,又塞了几瓶金

    创yào给他。

    “师弟,不用给我这么多的。”

    “没事,你拿着吧。”

    “可是我看你那个棕色盒子里都没有了啊……呃,这又是什么?”

    “反正我大概也用不到了……若出现意外,就用元力引之,然后丢出去就可以了。”谢远把没能用到的那盒“zhà丹”也塞给了阿伟。

    “我虽然不懂,但也能感受到一些,这应该也是很珍贵的灵宝吧?”阿伟摸了摸脑袋,咧嘴笑道:“师弟你真的是个好人!”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

    内城和外城有着一条分明的jiāo界线。

    看着那青铜门柱背后,明明只有一步之差,却再也无法看清晰的淡红色雾气,赵无极短暂停顿,随后拔出了刀,面无表情的踏了进去。

    众人纷纷跟上。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惊呼响起……

    “李师弟不见了!”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