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六章 你见过长满铃铛的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最新网址: www.qiushubang.me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神陨之地”东北方,一处被白色浓雾包裹的平原上,此刻,正有六七道身影在疯狂逃窜。

    在他们背后百米处,尘土飞扬,数十只浑身长满尖刺通体雪白的巨狼正嘶吼着在奔腾。

    更后方,则是一群身穿蓝袍的龙虎山弟子,他们不紧不慢,脸色轻松,好似是在驱赶着那群妖兽。

    “卧槽,胖子,再跑快点啊,我们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最前方逃窜的两道身影几乎紧紧贴在一起,其中一人正在大呼小叫。

    “你……你他妈能……抱那么紧吗,这样……老子……怎么……身法?”

    田幸脸上的肥ròu在疯狂颤动,面色憋得青紫,他扭头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的李晟,自牙缝之中艰难的迸出了一句话来,只是部分声音直接被迎面而来的大风吞没,变得断断续续。

    “你说什么?”李晟大声道:“哦,再抱紧一点?明白!”

    于是李晟勒住田幸脖子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两只脚也死死缠在了田幸大腿上。

    “我……”

    田幸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勒得当场去世!

    他翻着小白眼,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回头看了一眼背后那眼眸猩红的狼群,一边加速逃遁,一边在心里骂娘。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打死也不会再跟这群外门弟子待在一起了。

    说好的十天踏青之旅呢?

    田幸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也许会发生什么意外,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意外来的是如此之快,在刚踏出山门的时候就直接糊到了他的脸上……

    “龙虎山和浮光剑宗这群王八蛋,我们都认输了,他们竟然还驱使妖兽来追杀,简直是丧心病狂!”

    背后惨叫响起,眼看一个跑得慢的外门弟子被生生拖进狼群,眨眼间尸骨全无,脊背生han的李晟忍不住先是愤怒,随即又是叹息。

    “胖子,你不给力啊!”

    “对了,龙虎山就几个三才境的弱鸡你都解决不了,那天你到底是怎么一招败的姚万年?”

    “草,这群霜狼越来越近了,我都闻到它们的口臭了,田师兄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啊……”

    “这些霜狼等阶也不高啊,难道你连这都对付不了?”

    再也无法忍受的田幸一把掰开了李晟勒着自己脖子的手,抬手打出一道元力阻隔住了风声,深吸一口气之后张嘴就骂道:“你丫的能闭嘴吗!”

    “你以为老子想被追杀吗?!”

    “你个王八蛋,不就是区区的强者传承吗,你吼个几把!”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你他妈也要死了!”

    “满意了吧?啊?我问你满意了吧?”

    “连师兄都不叫了,一口一个胖子,胖子就没有脾气的吗?”

    “是,霜狼也就二品妖兽,但这里有接近三十只啊,还有只三品的头狼,靠老子一个人,拿命对付啊?!”

    李晟见田幸是真的怒了,不由有些讪讪,半晌

    才干咳一声说道:“我那不是当时太xìngfèn了,没想那么多嘛……还有,田师兄,那啥……不是我他妈的要死了,是我们都他妈的要死了……”

    田幸脚下一个踉跄,若不是一丝理智尚存,他差点一甩手就把李晟给扔出去。

    见田幸真的到了暴走的边缘,李晟果断闭嘴,不再继续刺激对方。

    又过了数十息,田幸猛地停下了脚步。

    “田师兄,怎么不跑了?”李晟慌了,“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没路了……”田幸没有理他,只是目视前方,满脸绝望。

    李晟抬头看去,心瞬间凉了半截,只见在前方数丈之外,赫然出现了一条无比巨大的深渊。

    这深渊横贯整个平原,好似依附其上的巨大伤疤,两边根本看不到尽头,宽处超过数百丈,除非御空,否则四象境以下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过得去。

    回头看去,霜狼群已经靠近,更后方,龙虎山众人一脸戏谑的踱步而来。

    两边远处,有数十道白影包围而来,正是浮光剑宗的弟子。

    “跑啊,田胖子,怎么不跑了?”龙虎山领头之人哈哈大笑,“真以为无法亲自出手,我就拿你们没办法吗?”

    天阳门众人互相看看,都是一脸的惨然。

    实际上,若不是霜狼群一直没有出死力,只怕天阳门众人早就全军覆没了。

    即便如此,初入青沙平原时的九人,此刻站在这里的也只有五人了。

    “妈的,刚刚得到了传承就要陨落吗,我也太背了吧,也不知道谢远和二狗怎么样了……”李晟一脸的悲戚。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别人?”田幸骂道:“赶紧让你体内那个强者出来救命啊,这里怎么着也是他的地盘吧?”

    “你以为我不想吗,可他钻进我的体内就没动静了,好像是沉睡了,我把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他也没反应,我能怎么样啊!”李晟很委屈。

    “想不到我田幸天纵之资,还未来得及流传于世,今日便要埋骨于此!”田幸认命般的叹息一声,负手看向深渊。

    “田师兄,都什么时候了,能别装比了吗……”

    “靠,你还有脸说话?”田幸绷不住了,转过身对着李晟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气急败坏道:“现在说老子装比?我们会到这一步怪谁?刚才是谁他妈捡了个传承就仰天狂笑的?”

    李晟连声惨叫,在田幸踢打之中,一个黑色木盒从衣襟之中滑落了出来,盒盖翻开,露出了三颗被薄膜包裹的纯黑色丹yào。

    “老子打死……咦,这是什么玩意,还有这么大颗的丹yào?”田幸手中动作一顿,好奇的将那木盒捡了起来。

    “我都差点忘记这小玩意了。”李晟拍拍pì gǔ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拍脑袋不确定的说道:“谢远给我的,说是看到敌人就丢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可能是会激发一些烟雾什么的吧,毕竟谢远说丢出去就跑,应该是这个作用吧?”

    田幸捏了捏手中的丹yào,

    有些疑惑:“奇怪,不符合我认知之中的任何丹yào,只能从中感受到一丝狂暴,唔,这玩意好像要用元力才能打破外围的禁锢……”

    在田幸分析的时候,外围徘徊的霜狼群在龙虎山弟子的步步紧bī之下,无法退步,终究是嘶吼着扑了上来。

    数十只霜狼带起漫天风沙,风沙之下,是绝望的天阳门众人。

    “哎,但愿这生死危机能把另外一个我bī出来吧,都退到我身后……”田幸将手中的zhà丹随手丢了出去,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迷你的小刀,强忍着颤抖走上前去。

    轰隆!

    忽然响起的惊天bàozhà声几乎震破了众人的耳膜,无形的气浪将众人掀翻在地,田幸一个激灵,手中的小刀也吓得掉在了地上。

    当那漫天的烟雾散去,看着前方地面那直径超过十丈的深坑,以及破碎了一地的妖兽尸体,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你管这东西叫小玩意?”田幸脸色惨白,他看了一眼手中木盒依旧静静躺着的两颗黑色丹yào,差点手一抖就把木盒给扔了。

    一想到他刚才本来想直接把这玩意丢在脚下,田幸额头上就止不住的渗出冷汗。

    李晟在呆滞过后,看着同样惊惧jiāo加的龙虎山众人,眼睛却是瞬间亮了。

    他一把从田幸手中抢过木盒,朝着龙虎山众人就冲了过去。

    “哈哈哈,来啊,互相伤害啊……跑泥马呢?给老子站住,一群王八蛋,哈哈哈哈……”

    此

    时,姗姗来迟的浮光剑宗众人也刚好到了近处。

    一群白衣青少年都是张大了嘴巴,实在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威力可以一招灭尽一群二品妖兽。

    哐当!

    不知是谁手中的长剑落地,惊醒了众人。

    见田幸的目光看来,那丢了剑的少年赶紧把剑捡了起来,若无其事的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深渊。

    “奇怪,师兄,那大雕明明就出现在此处的。”

    “可能是师弟你看错了吧,不如我们再去其他方向搜寻一二?”

    “同去同去……”

    ……

    青州正南方某处树林,一行人正小心翼翼的在山林之中前行。

    队伍里的每个人都神色疲惫,表情晦暗,身上破烂的紫金袍服和染血的衣襟隐隐说明了他们曾经历过什么,但即便是累得快睁不开眼睛,他们的眼神也依旧犀利,带着警惕的光芒扫视着四周。

    “曾师兄,这都整整两天没有动静了,浮光剑宗的人应该没有追击了吧?”一个年轻的少女似乎是忍受不了山林的静谧,开口问道。

    “就是因为两天没有动静,所以才有问题啊!”领头的青年皱眉答道:“你想想,我等几乎拼尽一切才从那遗迹之中突围,我们损失不轻,但浮光剑宗弟子也死伤惨重,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

    众人纷纷点头认同,回想起之前的厮杀还是有些后怕,谁也没想到龙虎山竟然和浮光剑宗联手了,若不是他们在对方合围之前及时杀了

    出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曾姓青年小心的拿出怀中一个包裹,解开,看着其中的九枚银色铃铛,他吐气道:“这九枚铃铛是五个师兄弟用血换来的,我等一定要撑到大比结束,不死……绝不认输!”

    众人默默点头,当大比开始染血的时候,有些规则就可以忽略了,非是不能,而是不愿!

    “可是师兄,既然已经有所收获,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现在退出呢?”少女疑惑道。

    “九枚铃铛虽然不少,但远远不够啊!”曾姓青年叹息,“此次大比的形势已经失控,接近三天时间,我们也收拢了一些同门,但却无人见过各峰首席,你们难道没发现,我天阳门的核心弟子们好似集体失踪了吗?”

    “现在无法确定宗门是因为一无所知还是其他原因而没有选择干涉,但不管怎样,既然大比没有结束,我们就不能轻言放弃。”

    “若是核心弟子真的遭遇什么意外,那我们就要主动站出来,承担应有的责任!”

    众人闻言都是心头沉重,但也没有谁退缩。

    这不仅是胜负之争,也是宗门生死荣辱之争……百万灵石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

    而他们自进入天阳门的那一天,就已经和宗门生死与共,休戚相关,再没有退路。

    “好了,打起精神来吧!”察觉到气氛过于凝重,曾姓青年又笑道:“也不用过于悲观,我们如今有二十六人,力量也不算弱了,若是再能争得一二十枚铃铛,也算是尽力了。”

    众人相视苦笑,一二十枚铃铛可不是小数目,谁也不知道究竟还要付出何等代价,最后,这里又有几人可活……

    曾姓青年正要招呼众人上路,忽的脸色一变,大喝道:“警戒!”、

    众人抽出兵刃,刚刚结成防御阵型,便看到林中有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掠了出来。

    位于前方的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面带银色面具的神秘人,他看到天阳门众人也是一怔,不知想到了什么,脚步一停,随后直接朝着天阳门众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别动手,自己人!”谢远拿出一块令牌晃了一下。

    认出果真是天阳门的令牌,众人愣了一下,手中动作放缓。

    “你是?”曾姓青年一边保持着警惕,一边疑惑道。

    “我是谁不重要,长话短说,看你修为还不错,三才境巅峰吧?”谢远语速极快,“唔,你们人也够多,应该差不多了……听着,一会你们直接往树林北面走,看到一条浅溪,再转向西北走八十步左右,就能看到一颗银杏树……记住,千万别走错了,还有,最好现在就过去!”

    曾姓青年听得一头雾水,正要询问什么,谢远已经拔地而起,自众人身边掠过,快速朝着东边逃窜。

    “好俊的‘风雷九动’,已经接近大成地步了……”众人看得眼睛一亮,这时,另一道身影也从树林里追了出来,却是一个明眸皓齿身负长刀的青衣少女。

    少女的脸颊通红,xiōng口也因为急促的喘息而

    变得起伏不定,她看着那道依旧逃窜的身影,跺脚喊道:“吴彦祖,你有种别跑!”

    听到少女的喊声,那道身影却是跑得更快了。

    少女气得咬牙,却是掏出了一颗如云雾般的白色丹yào塞入嘴中,身化流光追了上去,只是眨眼间,两人便都消失在了东面的迷雾之中。

    “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是……望秋峰的之桃师妹?”

    众人面面相觑。

    倒是曾姓青年还记得谢远所说,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带着众人朝那个方向行去。

    “都小心一些,以防有诈!”

    曾姓青年无法判断谢远和陈之桃的关系,稳妥起见,便让队伍之中最擅长身法的一个青年先去前方探路。

    当众人来到一条溪流旁边的时候,那青年也刚好折返。

    只见他面色恍惚,眼神迷惘,嘴中还不断念叨着什么,连走路也跟喝醉了一般,有些步伐不稳。

    “周通,你怎么了,可是前方有危险?”曾姓青年沉声问道。

    青年这才稍稍清醒了过来,他隔着溪流环视了众人一圈,终于面色古怪的开口了。

    “你们……见过长满铃铛的树吗?”

    ……

    (这两天因为某些原因网站临时加了一些限制,不能发评论和本章说,过两天就好了,大家不用捉急……顺便求个票。)

求♂书♂帮♂最♂新♂网♂址:www.qiushubang.m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